>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第一百二十三章中外有别

2019-07-26 09:34作者:admin

第一百二十三章中外有别

刘大柱鼻子闻着她秀发的芬香,口被柔的双压着,彼此心跳加速,刘大柱这货整个好像都在膨,不争气的下更是急速的扩张,的靠在她间的骨上。 网董小宛廓分明的的脸上满布红晕,一双眼睛难抑,一点也没有中女人的娇羞,笑着说:“男人和女人,这是很正常的事,你们中人就是太封建了,都是为了生理需要,来吧,我吧,尽地!我们两个人各取所需,多么公平!”看着眼前董小宛那一副火焚的,之下,刘大柱的竟有些颤抖,暗想:怀里的这个娘们可是个英人,英人在鸦片战争的时候没少欺负中人,我可不能在他面前丢人,要是让他说自己胆小,那整个中人都没脸了,我现在可不是代表我个人,而是代表整个家。 而且痹的就许他们在鸦片战争的时候欺负中人,就不许中人翻在她们头上,痹,这到了为效力大反攻的时候了,我要为了家而战。

想到这里刘大柱急忙一翻,就到了她那雪白丰=满的=上。 董小宛马上叉开大,伸出手一下子抓住刘大柱滚的好像火炭一样的那话儿,修长的玉手灵巧而有经验丰富的引导着巨大的东西贴近她的那话。 好他的,真服,刘大柱在董小宛这个外娘们温柔的上,非常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一从没有过的意立刻传遍全。

这时候董小宛也起来了:“哦,买噶的,我的上帝呀,中人居然也有这么大这么滚的话儿,我在中也有五六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雄伟的,哦,上帝呀,以后我回了,见到了我的好朋友们,我可以自豪的告诉他们,中人伟大的不止是长城,还有刘大柱你的大东西,哦,说实话,我在英美都很少见到这么伟大的,快来我吧,你就是我的太,我们要尽地快了,尽的玩,直到天亮未知,我懂的很多的姿势,这都是享受所必需的,我会配合你的,你喜欢什么样的姿势。

”刘大柱心想:尼玛,外女人真是要命,怪不得电视里都这么演了,原来都是真的,董小宛说的这些话在蘑菇屯任何女人里都没听见过,就算是小秦那个小扫货都没说过这样的话,真要命。

“别废话,我们中人都是男人主的,我要你啥就啥,不过你放心,老子绝对不会输给你们外男人的。

”“哦,买噶!”刘大柱开始做准备工作,亲着她的头、肩头、脖颈和,她闭着眼睛适地着,她的声音很怪,也很大,很放肆,歇斯底里不顾一切,好像这样才是,像中女人那样蹑手蹑脚的本发不出男人的兴趣。

最后那种声音好像是在狼在哭泣一样:“哦……哦……哦买噶的,克尤,克,克!”她的眼神茫,夸张的把巴张大,在刘大柱的上亲,两手不停地摩挲着我的背部和部。 刘大柱的那话得要爆炸,下意识的就入董小宛的那话里,这娘们里面非常的,就像是抹了一层油,不过并没有一点宽松的感觉,在刚去的时候有一点阻力。 刘大柱在她的上,本能地运着,这娘们自己抱着双,尽量的劈开,任由刘大柱这货蛮牛一样肆意冲撞,那种快乐而又疯狂的验,刘大柱以前真的从来也没有过。

原来女人疯狂起来居然能这样。 “哦,这样可不好,你们中人就是这个样子,只注重形势而不注重过程,这样子太单调太乏了,不能发挥出男人和女人的全部,我们在外行的都是全面的,所以我们要互相为对方服务,你很年轻很没有经验,就让我来先替你服务,然后你再替我服务,我们两个都要快乐到巅才可以停止,来吧!”说着,董小宛翻了个压在了刘大柱的上,伸出头来他的ru头,柔的手也上下搓他的那话儿,她的手也很奇妙,好像是从a片里面学的,刘大柱顿时感觉全好像有一电通过,的、的,这小子这才知原来爷们的ru头也是个重点的可以让人感到兴=奋的区域,而且不是一般的敏感,他的那话儿顿时更加起来了,直的翘着。

就像是两岁小孩的手臂一样的细!董小宛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看着我笑了:“好,好了不起,我死你了,今晚我要好好的你,你是我的太!”说着她抬起子,低着头,用手了那话儿几下,然后一口吞了下去,并不时的用牙轻着,刘大柱的那话儿上面还有好多呢,她也不嫌脏就那么猛吞,而且活特别的,刘大柱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的口技,只感到那话儿一,忍不住往上用尽全力顶了一下。

一直顶到了嗓子眼,把董小宛嗓子堵住了不断地咳嗽差点吐出来。

然后刘大柱一松,她有开始吃了起来。

“好了,你可以为我服务了!”过了半个小时,董小宛把他伺候的很服,然后起来,劈开自己的,展示出自己的那话儿,耸了耸肩膀:“这很公平,我也要达到高,你一定要让我快乐,懂不懂!”刘大柱只见她脸红,头发也乱了,着汗,两个又大又白nai子在我眼前不停地晃。 一口便亲了过去,亲了一会儿之后,又来给她,他是从《丹功》里面学到的绝技,里面沉淀了几千年的文化底蕴,那当然是非同小可,几个招数用出来,顿时就让董小宛要生要死了。

“哦,克,买噶的,我还以为你不会呢,原来这么厉害,让我的了这么多,好。 ”最可恨的是,董小宛发觉刘大柱得很,居然用手把他的脑袋住了,然后两使劲儿住了,让他停留在自己下面那张上,差点把刘大柱的窒息了。 经过了刘大柱的一番努力之后,终于开房辣的英女人也会到了快了,到了开始冲锋的时候了。

可是这个时候,董小宛突然瞅着刘大柱的下面愣住了,而且不断的摆手:“nonono,这样不行,你的东西比刚才大了一倍,这是怎么回事儿,我虽然是个欧洲女人,但是也没见过这么大的,这样的话我受不了的,不如这样吧,还是慢慢来,你可不能给我来个一炮而红。 ”一着急,董小宛还用了一句成语。 刘大柱一看她的那话的向外翻开这,就像一张饿坏了的孩子的,顿时就忍不住了,“行行行,你说咋样就咋样吧。

”董小宛冲着他竖起了拇指,非常的高兴,快速的了起来,面向刘大柱蹲跨在我的上:“你不要着急,你东西太大,的我有点受不了,让我自己来。 我的上帝,连我都受不了你的炮击,你们中女人该怎么办呀,愿上帝保佑他们吧!”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扶着那话儿向下坐去,“扑”的一声,刘大柱的那话儿已被她的那话儿吞大半,那原本丰=满的两片向左右两侧鼓了起来,就像一个贪吃的孩子含着一个大萝卜。 跪求分享。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