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可怕的不是离婚,而是永不消逝的仇怨 描写感受的成语

2019-07-08 09:59作者:admin

可怕的不是离婚,而是永不消逝的仇怨 描写感受的成语

  母亲一听到女儿又出现新,立即就怒气冲天,马上找那医师问详情。   医师却说,病人不是小孩子,她的资料必须保密,母亲也不能例外。   第二次见面时,母亲仍是十分气愤,怪医师、骂女儿。

第一次会谈时所达到的进展,消失得无影无踪。

  女儿见母亲生气,显得十分慌张,她说:“我叫医生不要告诉你,是怕你担心罢了,我明天就回去向他解释……。

”  母亲并不接受解释,狠狠地说:‘我再也不听你的谎言,我再也不管你死活!’  这才发觉,一直以为女儿很知道怎样点中母亲的死穴,原来母亲只要一发难,她就完全失去阵脚。   女儿眼睛避开母亲,口中却说:“我最近在医院看到一个病友,也是对母亲很过份,骂得母亲很伤心。

那情境好像是一面镜子,像我照到自己……”  她的声音好像很平静,每句话都说得小心翼翼,骨子里却是涌着澎湃的情绪。 母亲也不望向她,继续述说自己一生的不幸,但是说的只是自己,每句话却都像是指向女儿。   此时此境,实在没有必要继续探讨这两个女性的矛盾。   我觉得自己对女儿的了解多一点,因此转向母亲,问她说:“你来自怎样的家庭?有没有一些过去的因素,造成你现在对女儿如此激动?”  她想了一会,说:“我也是来自单亲家庭,父亲很早就离开了,根本没有留下很深印象,只觉得母亲很伟大,一个人带大我们六个孩子推荐。 我排第五,虽然有时也会埋怨母亲重男轻女,只听两个哥哥的话,但是我们都很孝顺母亲,从不给她添麻烦。

”言下之意,又是矛头向着女儿。   她停了下来,好像突有所思,然后说:“也许我自己决定离婚时,心中只担心着母亲,让她又一次面对最不想面对的现实。

心中只想安慰她,加上儿子需要特别照顾,也许就忽略了女儿。

”  说到女儿,她的眉心又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继续说下去:“女儿从小就跟我作对,十分难教,总是我说东,她就往西,我说西,她就往东。

在我离婚前就已经是这样。

”  女儿忍不住插口:“那时你拒绝与父亲说话,什么事都要我传话来源。 ”  母亲说:“不找你传话,找谁?你总不能什么事也不管。

”  女儿说:“连现在也是一样,仍得要我传话!”  母亲说:“现在他不给赡养费,当然也得有人找他。 ”  我原以为这父母已经离婚多年,没想婚是离了,但是他们的恩怨却是没完没了。

离婚的道理,就是发现婚姻不能继续,但是对很多人来说,离婚不是过去的事,情断了,恨尤在,而恨,有时比爱更能把人拴在一起。

  我问母亲,已经六年了,怎么仍走不出这一段已经完结了很久的矛盾。

  她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自己的母亲失婚的苦头,从小就决定绝对不作单亲母亲,怎料仍然走向上一代的路9+9+x+j+k+c+o+m。 ”  她又说:“离婚后,我一直要自己比他活得更好,活得更成功,但是,每看到女儿,就想起她的父亲,她的一举一动,都像父亲一样。 ’  原以为是女儿放不下父母的离异,原来那患有忧郁的母亲,才是那一直维护着这段不幸婚姻的始作俑者。

  母女关系的牵连,原来是那么微妙、扑朔迷离,骤眼看去,以为是女儿偏帮父亲,与母亲不能贴心。 看清楚一点,却发觉母女是一对连体婴、血脉相连。

怪不得女儿总是往外求救,她需要逃出母亲的制爪,她知道不能把母亲的心魔,成为她自己的心魔。

只是她无论怎样走避,都会继续肩负着父母,以及他们之间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

  可惜的是,母亲在哀痛自己一生的失落之余,只看到一个不称心的女儿,看不到女儿对她的忠心。

  参与这次会谈的一位同学,过后问我说:“我看到女儿是那么希望与母亲接近,尤其当她提及那面镜子,让她知道自己对母亲有多过分时,妳为什么不利用这机会,让她与母亲面向彼此、互相接触,消除彼此之间的误会?”  我想,看到母女如此相残的矛盾,人人都有一种自然冲动,想让她们相拥相亲,化干戈为亲情。

  为什么我不这样做?。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