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王奎山小小说《老胖》

2019-08-28 16:40作者:admin

王奎山小小说《老胖》

老胖出身不好。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无非是他爹解放前支一口卤锅,卖点咸牛肉而已。 正因为如此,下乡以后,他表现十分积极。

凡是脏活重活,他都抢着干。 尽管这样,带队的老王还是不怎么喜见他。 后来,大队成立了宣传队,排演革命样板戏《沙家浜》,找来找去,找不到适合演胡传魁的人。

有人想到了他。 一说出来,大家都说中。 中是中,就是担心他的成份。 到了老王那里,果然反反复复考虑了好几天,才勉勉强强吐口。 于是就演胡传魁。

唱腔自然是没有,破喉咙哑嗓的。 但既然演的是胡传魁,这短处反倒恰恰成了长处。

加上他那副身架,往台上一站,还真象那么回事。 于是,他因演胡传魁而名震遐迩。 那一阵,他几乎忘掉了自己的卑微出身带给他的不幸。 后来,宣传队就解散了。

再后来,知青们一个一个地都钻窟窿打洞地走了。

全大队就剩下了他一个。

直到七九年冬天,他看看再也没有离开农村的希望,干脆来了个“自己解放自己”,卷起铺盖回城了。

一回城,正赶上政策开始松动。 他爹就又重操旧业,支起了卤锅。 他一时找不到别的工作,就跟爹打下手。 这样干了两年,很积了一些钱。

爹感到自己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把卤锅交给了他。

又干了两年之后,他将临街的三间旧屋推倒,盖成了楼房。

上面住人,下面当铺面。 还雇了两个伙计,增开了各样炒菜和酒饭,生意搞得越发地红火。 后来,又分别在北街和西街开了两个分店。

但是,他并没有丢掉根本。 在总结爹和他自己的经验的基础上,他将咸牛肉搞成了本地的一个“拳头产品”,连政府招待所招待上面的客人,也指名到他的铺子里买。

谁也不知道这些年他到底赚了多少钱。

有细心的人算了算,几年来,他光是捐赠出来的钱,就有一二十万。 如今,老胖可真是抖起来了。

各种名目的头衔就有一大串:县人大代表,县政协常委,县个体劳动者协会副主席,县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常务理事,县文学艺术奖励基金会理事,县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理事……然而,他却常常在私下对自己的女人说:“别看咱现在怪风光,咱算啥?说寒碜一点儿,还不是扒着众人的碗边子混口饭吃么?”说得女人心里一紧一紧的。

他就又说:“其实想开点,也没啥大不了的。 ”他说:“人活在世上,算个啥呢?”他还说:“都说谁谁多有本事,谁谁多窝囊。

叫我说,球!”(作者:王奎山)。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