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富豪绝症儿媳遭遗弃,生命向万贯家财哭泣

2019-06-25 18:04作者:admin

富豪绝症儿媳遭遗弃,生命向万贯家财哭泣

  (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我叫徐晓静,父母都是普通农民,底下有个弟弟,一家四口虽然不富裕,但很幸福。

因为声音甜美动听,我高中毕业后到铁路系统做了列车播音员。 漂亮能干的我受到许多男子追求,其中就有大我5岁的李强。 李强家境很富裕,他的父亲开了一家公司,担任董事长。

李强是长子,有个弟弟,他大学毕业后就去了家族企业,占有公司的三分之一股份。

  李强对我发动了猛烈的爱情攻势。

他经常开着新买的轿车,到我的单位来接我,让很多人都很羡慕。 虽然李强长得并不帅,但身上没有富家子弟的骄奢与狂放。

了解到自己是李强的初恋时,我对这份缘格外珍惜。   我的父母见我们情投意合,高兴不已,李强的父亲多次催促我们结婚,并表示一定像对亲生女儿般对待我,我同意了。

半年后,我和李强结婚了,我们过上了幸福的新婚生活。 不久,我发现自己了,李强及其父母都很兴奋。

但我患上了严重的妊娠高血压,经常眩晕。   因为李强工作忙,常常不会在我身边,我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由于操劳,我患了重感冒。

李强的父亲称吃药对胎儿不好,我放弃吃药治疗硬撑着。

可这次感冒刚好,几天后再次染上,我的病越拖越严重。   直到我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晕倒了,被送去医院。 检查发现,我妊娠高血压引发肾炎等多种综合征,母子都很危险!为了保住孩子,医生说必须立刻进行剖腹产手术。

可李强一直敬畏他的父亲,牵涉到胎儿问题,他自己不敢做主,手足无措,要等外出谈业务的父亲回来商量。 迟迟没人签字动手术,我昏迷过去了。

直到晚上九点多,李强才和父亲商定同意剖腹产手术,赶到医院签字。

  因为时间拖延,我病情危重,腹中的小生命取出后,因为严重缺氧很快夭折。 我的命总算保住了,在重症监护室里,我还以为孩子在保温箱里监护着。

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坚强,好好将儿子养育成人。

一个多星期后,我才脱离生命危险。

我开始嚷着要看儿子,医生和李强只得将实情相告。

与此同时,我还得知,我还因妊娠高血压导致肾衰,引发尿毒症!我顿感天崩地裂,痛不欲生!  病情稳定的我出院回到家里,公婆对我的态度都变得冷淡了。

因为身体虚弱,还需要进行保守治疗和定期血透,我实在没有气力再工作,只好在家中养病。

像我这样的尿毒症患者,做血透只是维持性保守治疗,只有肾移植才是根治手段。 而且,肾移植手术做得越早效果越好。 成功做了肾移植手术,我就可以生育了。

这个计划,李强刚开始有些动心。

我一再催丈夫筹集手术费,李强却表示无能为力,因为企业和家里的财权都由他的父亲掌控,他不敢动用。

据说他的父母反对给我做肾移植手术。   这让我十分寒心!我知道,公婆家有千万资产,丈夫名下的资产也不菲,可他们竟然吝啬给我看病吃药。

我再也无法忍受公公的无端责难和辱骂,郁闷不已,加剧了病情的恶化。 我没想到,公婆继续反击,撺掇儿子离家出走。

在爱情和亲情的抉择中,李强倒向了后者,他更不愿意得罪父母,失去家族企业继承人的身份,我对这场失望又绝望。

  这时,我病情进一步加重,开始做起了比血透更加昂贵的血滤,治疗费用更是朝不保夕。

看到我的惨状,我上大学的弟弟痛切地表示,辍学打工,赚钱给我做肾移植手术。

我终于想明白,不要这样的婚姻,不要这样的丈夫,一纸协议书向李强起诉离婚,并要求他们家付我应有的赡养费。

  可是,更大的打击接踵而来。

我又听人说,李强紧急将自己名下的所有资产进行了转移,家族企业的账目做成了亏损,让我无法分割家庭财产。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和他会走到这一地步,明明我们没有深仇大恨,明明我们是因为结的婚。

可如今,因为利益,我该走向何处  原作者:原源。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