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红领巾早餐平台】大量拖欠供应商商血汗钱却逍遥法外

2019-07-10 10:22作者:admin

【红领巾早餐平台】大量拖欠供应商商血汗钱却逍遥法外

  前言:红领巾早餐平台是一个号称专为学生送早餐的外卖平台,2015年开始风靡全国多地的高校市场,而其创始人周博——某知名大学的在校高材生更加是全国到处宣讲,被标榜成“创业成功人士”。 然而,2016年开始全国多地开始爆出红领巾平台大量拖欠商家款项的事情,拖欠人员工资更加是不计其数,还涉及到多件民事诉讼被法院“黑名单”处理。

  我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以前就在广州大学城读书,2015年底跟两个小伙伴一起开了一个早餐外卖店,2016年年中开始跟红领巾的送餐平台合作。

以下为我作为事件参与者的一些想法,一是想发泄一下心里的愤懑,另一个也是想让更多不明就里的人知道真相,避免更多人上当受骗。

  红领巾的运营几乎等于一个中介平台,学生在“爱与红领巾”的微信号点餐,由商家供应商提供产品并且送到各个学校的集散点,由学生兼职送到客户的宿舍。 客户都是“先付后吃”,微信上支付的钱全部都打到红领巾账上,红领巾减掉25%的费用再拨款给商家。 按道理这种运营方式,红领巾即使有亏损,资金缺口也不可能太大的,红领巾的创始人周博也一直宣传红领巾是有微利的,没有亏损。   根据工商系统能查到的情况,红领巾除了2015年启动的1000万投资外,2016年8月底已经融资了3000万元,但是2016年跟其合作的商家一直没有收到自己应该收到的货款,单单广州大学城的商家就被欠了将近30万元,我们接触过的红领巾工作人员、兼职每个都说自己被欠薪几千到数万不等,长沙、郑州等其他红领巾的供应商也在网上爆出被欠款,如此推算,红领巾的欠薪欠债可能达到千万级别。

  创业企业有亏损、负债甚至破产倒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2016年底我们开始意识到红领巾的问题可能根本就不是经营不善,而是一场蓄谋有意的圈钱诈骗!  红领巾平台的规定是商家货款每周结算一次,但是除了一开始第一周的钱结清了,从第二周开始红领巾平台的钱就没有打过来,对方的负责人一开始说系统出了点问题,延迟到月底付款,后来又说因为红领巾在跟投资人谈融资,想多压一些资金显示经营优势,货款很快就会付清给我们。 而直到2016年的7月份,高校已经放暑假了,我们还没收到那个学期的钱。

  旧债未清,有部分商家就不愿意再合作了,红领巾就让大学城的负责人跟我们几个主要的供应商联系,意思是“红领巾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这次融资额很大,成功的几率也很高,最近资金是有点紧张,融资额到账了就可以马上给你们”(大概意思)。

而且负责人也跟我们说,停止供餐红领巾就要倒了,倒闭了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等红领巾融资成功了(当时确实新浪新闻等有报道其二次融资成功),货款很快会结清。

新学期的单一定每周结清货款,一旦没周结我们可以立即下架产品。

  2016年9月新学年一开始红领巾确实每周都准时打款,然后十月中开始,这个周结又不准时了,商家收不到钱十月份底就纷纷表示不干了。 商家不干红领巾马上就要倒了,周博又出新招,说是微信系统出了问题,钱没到账,承诺说11月15日一定给商家结清货款,让红领巾的负责人出面游说各个商家一定要坚持做好“双十一”促销。   坦白讲,如果周博不是一个学生创业楷模,如果不是因为所有红领巾负责人、联系人都是高校毕业生和在读生,可能小商家们是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去相信这帮人的,大家都想着学生创业不容易,红领巾规模、名气又大,商家能撑一会也就撑一会,等他们经营起色了,钱自然会结清的。 可以说,红领巾这个平台是充分利用了这些小商家对学生、对学生创业的信任和宽容。

  结果大家也猜到了,承诺的结款日子根本没有付清货款,商家们一再被骗纷纷下架了产品,要求红领巾必须结清货款了大家再恢复供应。

连红领巾的负责人也站在了商家这一边,因为估计他们内部的人也对这样的公司失望透顶了。

2016年结束了,商家货款一点着落没有,也没有人出来给予解释,而每次联系周博,周博都是说款是一定会结的,但是时间不确定,2017年3月前肯定会结清,还写了简陋的一份债务协议给各个商家。

  今年3月,协议日期到了,周博也联系不上了,几个红领巾网上能查到的地址也人去楼空。

  有的商家想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后面上网一查,发现已经被很多人告了,但却都是未履行法院的判决,后面仔细调查了一下红领巾相关的公司,发现宜兴大师兄科技有限公司,可能是在做资产转移了,而目前其以宜兴大师兄科技有限公司注册的微信公众账号也已经停运了,而改以哈尔滨大师兄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重新又做了一个“膳食堂”的早餐外卖平台。

现在他们的意图很明显,抛弃宜兴公司这个壳,换一个名目继续同样的事情,只希望学校的同学们能够更好地保护自己,不要再被骗啦!  而通过多方调查,发现除了商家欠款,对于他们公司里的很多员工工资也有着或多或少的欠款行为。 我们大学城这边就有好几个学生兼职是被拖欠了工资的,多的达到了近2万元,这对于一个在读学生来说,真的是一笔很大的金额了!  我们也是自己从零开始慢慢成长的,深知作为红领巾外卖平台的创始人,周博和任慈,确实是很不容易,能做到这么大的体量和规模,但是一个红领巾就损害了那么多小商家的利益,小商家做的都是活口的生计,还有不计其数的学生兼职和员工,都被欠薪。 这种创业真让人心寒!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