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第九十五章 问路问出麻烦 怎么表达我的感受

2019-07-07 18:47作者:admin

第九十五章 问路问出麻烦 怎么表达我的感受

傍晚时分,四人进了城,花月下突然向李建军三人告别。

这让李建军他们有些意外。

带我们来的人是你,刚到了又辞行的也是你。

你这不是在玩儿我们嘛!不过花月下离开之前,给了李建军一个信物,让三人带着信物去秦王府。

三人人生地不熟的,找了客栈想要住下,可人家掌柜的无论如何都不同意,说是没有官府开具的证明擅自让他们住进去,若是被查到了,自己就得关门大吉了。

还没等到刘五掏出钱来,就将他们三个轰了出去。 三人无奈,只得沿路打听秦王府,向秦王府去了。 其实,只要有钱,客栈掌柜的还是会通融的。

但掌柜的看李建军三人的衣着,明显不像有钱人,没必要为了这几人误了自己的生意。

若是真倒霉被官府查到了,自己又得花银子去打点。

那就大大的不划算了。

“首领,你刚才为什么要拦着我啊!官府路引?!那个掌柜的分明就是不想让我们住进去故意找的借口!我在翠微阁干了那么久,我能不知道其中的道道?只要钱到位了,什么办不了!”看刘五这摩拳擦掌的架势,只要李建军说一个“好”字,他就立马冲回去好好修理一顿那个掌柜的。 魏贤朝刘五上身努了努嘴:“就你这身破衣服,你能有什么钱啊!”刘五低头一看,有些懊恼。

一路风尘,三人看上去都不像能花得起钱的人。

“还是赶紧找到这个什么秦王府吧!要不然晚上就得露宿街头了!”李建军边说边向四周看去。

“就你们三个穷酸还想进秦王府?你们还是找个乞丐窝住进去吧!”一个刻薄的声音传到李建军的耳朵里,随即听到一阵哄笑。 李建军扭头看去,是一个公子哥模样的人在说话,几个狗腿子在应和着:“就是!也不看看你们什么德行!还想进秦王府?!下辈子投个好胎!兴许能去秦王家做条狗!”接着又是一阵哄笑。

“你找死!”刘五大喝一声跳将过去,攥着那个狗腿的的衣服将他提了起来。 “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打成狗!”“哟呵!好小子!胆子挺大!敢动我的人!刚才心情好,你们若是求个情,再行几个响头大礼,就打算放你们一码的。

现在动了我的人,你们可就一个都走不了了!”公子哥一招手,厉声道:“将他们三个给我拿下!送回秦王府!”心里想着府里的牢房正闲着,现在终于有乐子了。

李建军正想动手,魏贤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小子,别动!我俩来!”魏贤不像李建军他们一路上看看风景倒也挺自在的,别说冬天的风景,就是春、夏、秋、冬四季的风景一起放在他眼前,他也瞧不出个什么名堂来。

这一路上可是憋闷的紧。

如今终于有点乐子了,怕李建军一出手自己没得玩了,赶紧将李建军挡住。 李建军一看这架势,也就作罢了。 看见远处有个卖糖葫芦的,掏出几文钱买了两串,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边吃边看。 公子哥喊出“拿下”那句话的时候,刘五“啪啪”给了手中的狗腿子两巴掌。

狗腿子立刻眼冒金星,像破麻袋一样被扔到一边。

几个狗腿子平日里与主人作威作福惯了,哪里有过这等气受?嘴里骂骂咧咧地朝魏贤、刘五二人扑去。

魏贤和刘五得了李建军的指点,这段日子已经融会贯通,武功境界直追李建军,哪里将这些狗腿子家丁放在眼里,三下五除二全部解决了,虎视眈眈地盯着公子哥。

卖糖葫芦的在靠在墙边,李建军蹲在地上。

李建军向后伸手递过铜板要一串,卖糖葫芦的就递一串,顺便收过铜板。

李建军的第五串最后一颗刚入嘴,魏贤和刘五刚好解决完。

糖葫芦酸酸甜甜,清清脆脆,甜而不腻酸而不刺,李建军吃得高兴,又伸出手去买。 卖糖葫芦的收过铜板,在李建军手上放上一串糖葫芦,轻声说了一句:“你要有麻烦了。

”李建军看着公子哥的方向,心不在焉地回道:“嗯,是啊!他要有麻烦了。

”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李建军刚一回头,还未抽回的手便被人抓住了。

“你要有麻烦了。 ”卖糖葫芦的又重复了一遍,笑吟吟地看着李建军。

李建军这才注意到方圆十丈之内除了这卖糖葫芦的,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建军有些不解。 “我是奉命保护他的。

”卖糖葫芦的朝公子哥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出手?”李建军更加不解了。 “刚才他并没有危险,现在有了。

”卖糖葫芦的不厌其烦地解释道。

“贤哥,五哥,回来!”魏贤和刘五刚准备将公子哥拿下,突然听到李建军的声音。 二人回头一看,李建军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被一个扛着糖葫芦靶子的小贩捏住手腕。

魏贤和刘五都觉得这个姿势有些滑稽可笑,正准备大大地嘲笑李建军一番,一想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冷冷地盯着小贩看去。 小贩挺了挺腰,一改之前谄媚慵懒的神态,目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魏贤和刘五对视一眼,心里顿时有了明了,这哪里是什么小贩啊,分明就是一个高手!“喂!卖糖葫芦的,把他放了!”魏贤喊道。

卖糖葫芦的轻声叹息道:“我不叫喂,我叫关成功。

”“管你叫什么,赶紧放人!”刘五有些急了,催促道。

关成功轻轻摇摇头,“不行。

你们得跟我走一趟,否则我没办法和王爷交代。

”公子哥模样的人远远地见到关成功将李建军扣住,大喜过望:“关成功,把他们三个都给我杀了!”刘五和魏贤一看这情况,哪里还不知道关成功和公子哥是一伙的。 连忙回过身将公子哥制住。

“放人!否则你家主子受什么皮肉之苦可就怪不得我们了!”说着,刘五将掐住公子哥脖子的手用力了一下,捏的公子哥只翻白眼,连连咳嗽。

“关成功你这个狗东西!还不赶紧放人!你是存心看着我受罪是不是!”公子哥怨毒地叫道。 关成功没有理会公子哥的喊叫,低声对李建军道:“劳烦你回去跟王爷解释一下。

小王爷没有受伤,你身上又有花大人的信物。 就那几个狗腿子而已,王爷不会拿你怎么着的。 ”李建军听到说自己身上有花大人的信物,一时有些糊涂,心道:“这花大人是谁?”完全忘了这几日花月下花月下喊得亲切,更忘了在山海城中吴三建总兵和花月下对话时的称谓。

又听到关成功说“王爷、小王爷”,心里一动,出声道:“秦王府?”关成功点点头,提起李建军向王府方向奔去。

李建军见自己没什么危险,自己不用走路就能直接到达花月下指定的地点,何乐而不为呢。

便顺从的让关成功提在手中。 魏贤、刘五二人只道李建军已经被制住,没有多想,连忙将公子哥架起来跟了上去。 路上李建军心里思量着,这人怎么会知道自己身上有信物?脑子灵光一闪,失声道:“诶哟!花大人不就是花月下么!”关成功用余光看了一眼李建军,心里有些无奈:“这人倒是和小王爷一样,脑子有些傻气。 现在才反应过来。

”想到这里,李建军问道:“我们与花月下的对话你都听到了?”“听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带我们去啊?”“没空。 ”“那你也可以给我们指个路嘛!街上那些人一听是找秦王府,一个个躲得远远的。

我们打听了半天都没打听出点什么来!”李建军话里有些埋怨关成功。 关成功像是没听到李建军的埋怨声,一声不吭。

李建军见关成功惜字如金也就懒得问了,心里倒是对那个秦王有些好奇。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