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戍边疆 守家乡 我们都是好儿郎

2019-06-08 18:30作者:admin

戍边疆 守家乡 我们都是好儿郎

北部战区陆军边防某旅三角山哨所。

刘云摄爬冰卧雪戍北疆建功林海写忠诚在中蒙边界线上,有一群最可爱的人。 他们长年累月驻守边疆,用鹰眼去眺望,用脚步去丈量,为祖国边防筑起固若金汤的战斗堡垒。

他们时刻牢记习近平主席“为祖国站好岗、放好哨、守好边”的殷殷嘱托,始终践行戍边卫国的崇高使命。 他们就是北部战区陆军边防某旅三角山边防连。 三角山哨所位于海拔一千多米的山顶,放眼望去,除了茫茫的草原就是连绵不绝的大山。 无论是夏日炎炎还是冬雪弥漫,多年来,这里的官兵时刻守护着祖国的边防线,担负着日常巡逻,边境防务等任务。 边关遥远,地广人稀。

天似穹庐,笼罩四野,也隔断了官兵们的望乡之路。

在哨所门前,生长着一棵樟子松,官兵们亲切地称它为“相思树”。 2014年1月26日,习主席曾从北京专程赶来,顶风冒雪,沿着58级陡峭的台阶登上了这里,亲切看望慰问这里的戍边官兵,并现场听取了战士们讲述“相思树”的故事:30多年前,老连长李相恩在巡逻途中突遇山洪,为营救战友在哈拉哈河牺牲,他的妻子郭凤荣在哨所的最高处种下这棵樟子松,每年带着孩子回来守望丈夫,直到2010年她因病去世。 多年来,“相思树”的故事感动和激励着连队的每位官兵。 既然来当兵,既然守边防,就把连队当做家,把守边当成日子过。 一天24个小时,有15个小时他们都全副武装行进在巡逻路上。 由于道路险峻,戍边战士们一般以乘车、骑马和徒步相结合的形式在中蒙边境巡逻。 小岗位连着大边防。 连队军医张军,7年前,他毕业后第一次踏进三角山哨所。

那一天,他以为自己在学校所学无用武之地,甚至感觉自己被遗忘,巨大的心理落差曾让他一度消沉。

可当看到年轻的战友们不畏艰险、扎根边防时;当战友们生病受伤需要他救助时,他发现无论什么地方,只要守得住孤独、耐得住寂寞,都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平日里不仅给战友们看病,他还翻阅各类医学书籍,学会了医马、医犬……他说,和一线战士在一起,更像军人,更有归属感!国防,国不可一日无防。 和平年代,边防同样重要。

正是他们长年累月守卫在边疆,在自然环境艰苦、执勤任务繁重的情况下,献身边关不言苦,建功林海写忠诚,用青春和热血捍卫了边疆的安宁与稳固。

山河无恙,岁月静好。

在海岛、在边疆、在深山、在海外、在太空、在极地……到处都有中国军人的影子,在和平年代仍然坚持流血流汗,在岁月静好中依然负重前行。 戍边疆,守家乡,我们都是好儿郎。 致敬!中国军人。

(责编:王欣玥(实习生)、闫嘉琪)。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