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第330章 崭新人生

2019-07-22 10:45作者:admin

☆、第330章 崭新人生

“咳咳……”何乐乐闻声望向病床上的男人。

呼吸道烧伤、面部颈部轻度灼伤,对於一个从火灾现场背出来的人而言,这无疑已经是最轻的损伤。

可受伤的男人叫申屠默,受伤的地点是在她家,受伤的原因……她不想去想却又止不住去想──为什麽!为什麽这个男人会不顾大火浓烟置自己於险地?他想要做什麽?为什麽要去做?见义勇为救死扶伤?他叫申屠默!冷血魔王申屠默!“你那是什麽眼神?”嘶哑黯淡的嗓音,还带出一声闷咳。 “……别说话了。 ”走到床边递上便条本和笔,何乐乐垂眸看着他手上红肿的伤痕,心中沈沈地发堵。

“我没事。 ”听着他永远高高在上的语气,抬眸盯着他幽暗的黑眸,何乐乐心中郁结了许久许久关於他的所有憋闷都似乎被什麽强大的液体泡软、泡得发酸,酸得四肢、喉咙、眼眶都透出微微的刺激。

“我有事!你为什麽会在我家?你为什麽要冲进去?你知不知道搞不好你会──”她何必问?何必?撇开脸,抹掉眼角溢出的泪珠,她强自压下泪水。

“好了……别哭了。

”破天荒的哄人语气。 “……”心脏倏地漏跳了一拍,何乐乐有些慌张地瞅了申屠默一眼,只一眼,便没有办法再移开。 这个男人,有鹰一般俯瞰大地的气魄,在人群中一出现便操掌一切的威势,蔑视世间众人的霸道专横!一个生而为王的男人,一个让渺小如她、卑微如她拼尽全力也无法反抗分毫的男人!她想过的,如果他将她逼到极限,她哪怕鱼死网破也要拼一次。 可他……怎会是这样的“逼”法?她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谢谢。 ”谢谢他……愿意冲进去。

感谢老天,爸爸妈妈还有他,都没事。 申屠默眉头轻动,看着她汹涌而出的泪水,鼻叹一声,拿过床头的纸巾盒递向她。

见她擦着眼泪,不时怯怯地看他的娇态,他突然想起她上一次谢他时的情景。

那时她一边道歉一边仓皇地爬出浴缸,光裸曼妙的身体在灯光下白皙柔亮,一转身,单薄的双肩紧张地瑟缩着,双手抓着浴巾护在不知被他品尝过多少次的胸前,湿润的小脸上火红一片──“谢、谢谢您!”她说。 回忆是如此清晰,清晰地他甚至能想起当时她身上每一滴水珠的形态。

他从不知道他能这麽清晰地记住一个女人的神态、表情、动作……莫名的,身体里涌起一份名为愉悦的情绪,很舒服,难以言状,但他知道,他该如何留住这份难得的舒服。 “我饿了。

”“……我去给你弄吃的。

”“炒饭?”“你现在不能吃,会痛。 ”“……”“回去再给你做。

”“……嗯。 ”因何乐乐的临时退赛,《下一站,女王》总决赛巅峰之战从原本的三女夺魁变成了两凤争霸,最终李静以微弱的优势戴上王冠,节目组甚至噱头十足地办了场登基大典,让她穿上特制的女皇兖冕服在文武百官的朝贺中登上龙椅。

比赛结束後,关於何乐乐退赛的原因自然也成为了热点之一。 很快从何乐乐的家乡传出消息,何乐乐家里失火,幸而家中无人,只有一名男子冲入火场後被呛晕,所幸营救及时伤情不重,何乐乐当晚退赛就是赶回家中探望双亲和受伤男子。 消息一出,何乐乐的支持者们表示理解,但仍是觉得遗憾,粉丝们甚至联名写信给动画制作方让他们重新考虑人选。

在被闻讯赶来的媒体围堵在医院之前,众男就带着何乐乐离开了Z市,需要做一周雾化吸入和口腔处理的申屠默也一同回了S市,暂且住进了和×医院深蓝公寓的“专属病房”。

为此,宗介然笑得合不拢嘴,找人在病房外的墙上弄了个发光的值班表,“阮、季、牧、申屠”四个姓氏後皆标着一个“1”,只有“秦”字後显示为“0”,其中“申屠”两字後正亮着灯……两天後,S市何家新居。 “爸、妈,我去医院了。

”将保温盒放进布包,何乐乐背起布包走到玄关处换鞋。 “嗯嗯,好!去吧。

家里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你不用赶着回来,多陪陪人家啊!”何母赶紧交代道。 “妈……”“去吧去吧,从小爸妈就给你拿不上主意,让你受了那麽多年委屈,以後你想怎麽过就怎麽过,爸妈没意见。 ”“我、我晚上回来跟你们说。

”从Z市回来後,她就和父母一起住在新买的房子里,虽然是二手房,但房龄不长户型不错周边环境也很好,父母和她都觉得不错。 此外,母亲喜欢花也擅长插花,父亲决定拿出剩下的积蓄租个店面开个花店,老两口好好经营,不求挣什麽钱,能顾着日子就行。

新家、新邻居,连每天走过的路都像是崭新的,明明还是寒冬,她却仿佛闻到春天的四处花香。

走在路上,不时会有人看着她一怔,或惊喜或疑惑地睁大眼,她若看到便会微笑以对,对方多半也是笑着点点头,倒不会像传说中的追星族那样冲上来要签名合影什麽的。 她本来也不是什麽明星嘛,她不过是参加了一次比赛,上了几次电视,仅此而已。

众人的视线依旧让她身体灼热,但渐渐的,她越来越适应了,不再像过去那样难忍那样痛苦。

其中要感谢的一点就是手机,现在人们不管站着、坐着、走着,相当部分的人都是低头看着手机。 有一次在地铁上,她和一个女孩一起进站一起站了大半个小时,临到下车时那个女孩看了她一眼认出她,“啊啊”了半天,让她哭笑不得。

推开病房的门,病床上空无一人,反倒是看到季节从沙发上起身向她走来。 “你过来了?吃过了吗?”何乐乐问道。

“嗯,这几天在家里还好吗?”季节挑了缕她肩上的长发在手指间揉捻,很是眷恋的模样。 “挺好的,你们呢?王姨和管叔还好吗?”“王姨和管叔没过来,这几天是之修和黎以权在厨房。 ”“我……”“没关系,慢慢来。 ”低头吻上她香甜软糯的小嘴,季节吻得耐心而细致。

“申屠呢?”“……在花园中庭,他父母也在。 ”作家的话:不能解决好父母家族与爱人之间关系的男人不算好男人~~这群家夥都不能算传统意义上的好男人,但他们是极品,极品有极品的处理方式。 所以~放心~~他们不会让乐乐去面对那些破烂事。 搬文的妹子们,快完结了,没几章了,静静地等完结了再搬行麽?忘了说,火灾遇险一定要注意用湿毛巾捂住口鼻防浓烟和有毒气体,申屠不是没常识,而是室里烟太大他看不清,他边找边开口喊才呛到的……(我是不是应该把这个细节写进去?)。

上一篇:CPVS 北京昌平职业学校

下一篇:没有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