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叶枫的信花开别样红花开别样红章节阅读

2019-07-22 10:45作者:admin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叶枫的信花开别样红花开别样红章节阅读

我一把将蝶舞揽入怀中,心中一片怅然,我轻轻的在蝶舞耳边说道:“蝶舞,我就要走了。 但是这次你不能跟着我。

”我想了想,顿了一下,说道:“你也不许偷偷跟着我。

”蝶舞低着头,轻声说道:“嗯,月哥哥,我在这里等着你。 ”“今天怎么这么乖啊?”我狐疑的看了看蝶舞,我忽然想到蝶舞这次竟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不跟我一起去冒险,心中感到一阵诧异。

以蝶舞倔强的性格,必然是生死与共,不离不弃啊!不过蝶舞不去总是好的。

“对了,月哥哥,那个人是故意被我抓住的,他有封信要给你。 ”蝶舞忽然抬起头,笑着说道,虽然她转移了话题,不过我也没在意。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今日的决定让我痛不欲生。

“哪个人?叶枫?”我问道。

“嗯。 ”蝶舞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了我。 我忽然想到会武之上,蝶舞放了叶枫之时,手中像是攥着什么,一闪而逝。

我当时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现在想来便是这封信了。 信封正面写着四个字:“月兄亲启。 ”信件朱砂封印,尚未开封。

显然蝶舞也没看过。 但笔迹苍劲端正,稳重轻灵兼而有之,隐隐有一股欲破苍穹的气势。

虽不见锋芒,却似是韬光养晦的绝世神剑,内敛之中充满了一种奔放天下的姿态!这封信绝不是会武之时写的,应该是会武之前就写好的。 拆开信封,将里面的信笺取了出来,却是一手漂亮的行书。 寥寥几行字让我心中翻起了惊涛巨浪。 虽说我早有预料,可看到之后又是另一番感受。 我拿起信,便细细看了起来:“月兄,许久不见,风采更胜往昔。 自从醉仙楼中得见月兄技惊四座,枫便料定,江南会武必然少不了月兄。

不过非是枫妄自揣测,长他人志气灭月兄威风。 月兄暂时尚不是风轻云之敌。 如枫所料不差,月兄此番必然会败走南荒。 南荒虽是大凶之地,又有巫族为祸,但却不失为月兄腾飞之地。

月兄天纵之才,枫甚羡之。

如今观天下英雄,执牛耳者非月兄莫属。 但月兄手执斜剑,伤己在所难免,还望月兄慎重思之。

月兄以仇画骨,以恨绘心,本是天宠之人,却做逆天之事,必遭天忌。 若天道因仇恨而存在,愿月兄以恨之名,名垂千古。

月兄一路好走,他日若重返江南,莫要忘记枫,枫不才,自当全力以助月兄,届时还请月兄祝枫一臂之力。 枫自当不胜感激!”“叶枫敬上。

”这封信到这里,就已经是全部内容。

叶枫果然不简单,原来他一直在藏拙,此人心机深沉,心思缜密,善于隐忍。 而且野心极大,比叶尘更加难以对付。

难怪在醉仙楼中他表现的那么淡定,原来他已经猜到了是我。

我回想起来,叶枫在不经意间的确帮了我很多,现在想来那就是有心之举了。

不过他为什么要与我合作?风家势大,江家式微,所有人都能看出来,我不信叶枫没有这个眼力。 难道他要夺嫡?是的,只有这个可能了。 因为风家与叶家交好,叶尘更是风轻云的左膀右臂,叶枫想要出头必然不能依附风轻云。

但是他为什么肯定我能帮他呢?风轻云乃是江南有史以来第一天才,与风轻云相比,我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至于什么天宠之人,以仇画骨,以恨绘心,这又是什么意思?我思索片刻,便把信给了蝶舞。 蝶舞看着信,眼中精光一闪而过,随即便消失了,她抬头说道:“月哥哥,这叶枫什么意思?他为什么帮我们啊?”“帮我倒不至于,互相利用罢了,这叶枫野心极大,又善于隐忍。 此人极为果断,善用险招,他日必为一方枭雄。

”“那我们还要与他合作吗?”“当然要与他合作,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合则两利。 ”我笑了笑,谁利用谁还说不定呢,若他能助我成事,帮他一把又有何妨?我轻轻抚摸着蝶舞的秀发,温柔的说道:“不过那些都是后话了。

你乖乖的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能以身涉险了。 ”蝶舞抬头看着我,乖巧的点了点头。

“知道了,月哥哥,你好烦啊。

”蝶舞撅了噘嘴,撒娇的说道:“你闭眼。

”“干嘛?”“你先闭眼再告诉你。

”我点点头,闭上眼,对于蝶舞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刚闭上双眼,一副柔软的双唇就贴了上来,第一次,是蝶舞主动吻了我。 生涩而浓烈的爱,可她却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这就是傻傻的蝶舞,我用力拥着蝶舞,将她拥入我的心中,就像那一年我住进她的心房。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