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1563,分手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2019-07-13 14:23作者:admin

1563,分手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张莉,你昨天晚上和今天上午到哪儿去了?而且手机也不开。 你知不知道,叶青峰他昨天等了你一晚上?”当张莉中午背着书包,回到租屋的时候,室友刘畅拉着她胳膊,一脸担心的问。

然而,下一刻,当刘畅的目光落在了张莉身上的时候,她脸上的担心立刻变成了惊讶,刘畅一声夸张的惊叫:“呀,你昨天逛街去了呀?你身上的这条蓝色的吊带连衣裙好漂亮,哪里买的?多少钱一条?还有包包——哇,这包包,恐怕要一两百吧?这质量,简直跟商场里面的也有一拼啊!”刘畅一边眼睛发亮的打量着张莉身上的连衣裙和手腕上的包包,一边用手在她的连衣裙和包包上翻来翻去,很快在连衣裙后面的领口和包包的另一面发现了两件商品的商标,再次一惊,捂嘴,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她:“张莉,这些,不会都是商场里面的正版吧?还是在哪里买的高仿?”“我……我哪里买得起正版?都是在地下商城淘的便宜的山寨货啦!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去找重大的同学玩了玩,昨天晚上也是在她哪里睡的。

对了,叶青峰昨天又过来了么?”见刘畅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裙子和胳膊上的包包,张莉心头一惊,有些心慌的找着借口。

今天早上,当她和王床,她也准备回学校的时候,却发现她昨天出门才换的连衣裙上沾了好多点点干涸的污迹。 而且内库也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她当即慌得不得了,心想,这可咋办?她还怎么出门啊?王勃见了,神秘兮兮的一笑,让她不用担心。 然后,对方出了一趟门,几分钟后拿着一条裙子和白色的内库回来,告诉她,这是他从跟他同住一个小区的一位叫“梅姐”的女人哪里借来的。

然后,王勃又简单跟他介绍了一下梅姐的身份,原来,这梅姐,是他公司的一位老总,也是元老,负责“曾嫂米粉”双庆这边的生意。 两人也是邻居,平素的关系很是要好,他周末的伙食一般都是在梅姐那里解决的。 梅姐的裙子穿在她的身上有点长,王勃便拉着她去了一趟重百,不顾她一遍又一遍的推辞和哀求,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给她换了一身,最后,还给她买了一个七八百的包包。 连衣裙,内衣内库,崭新的凉皮鞋,手提包,张莉简单的在心头默了默几样东西的总价,发现身上这简单的几样,竟然快两千块了,几乎相当于她一学期的生活费!这是张莉第一次从一位异性那里收到这么多,还这么贵重的礼物。

这让她激动莫名,心头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温馨和温暖。 同时,她也很不安。 她现在依然觉得爱情是神圣的,不应该掺杂太多金钱的因素,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应该精神第一,物资第二。 然而,当王勃开着她从未坐过的豪车请她吃饭,送她金饰,第二天又给她买那些她平时只能奢望的,根本买不起的衣服和包包时,她的内心又止不住一阵阵喜悦之情。 她嘴上说着不要,不愿意花他的钱,但心头却欢呼雀跃,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一个男人在买东西时,只问喜欢,不看价格时的样子,竟然是如此的有魅力!“是啊,呆了好几个小时呢,一直等到深夜一点才离开。 张莉,要不,你就再给叶青峰一个机会吧。 昨天晚上,他一个人孤独的骑着摩托车离开的样子,我感觉他好可怜。 ”说到张莉的男朋友叶青峰,刘畅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的不忍。 “一点……才,才离开?”张莉带着红晕的俏脸顿时变得煞白。 “差不多一点吧,下了晚自习就过来了,烟都抽了大半包。

”刘畅说。 “我……我知道了。 ”张莉点了点头,木然的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刘畅原本还想问问张莉在哪里买的这完全可以以假乱真的裙子和包包,看到张莉发愣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 ——————————C外的“野猪林”是C外有名的“爱情林”,准备交往的男女以及正在交往的男女,都喜欢朝“野猪林”里面钻。 自己的女朋友就是C外的,叶青峰对C外大名鼎鼎的“野猪林”自然不会陌生。

以前,他叫张莉晚上的时候领他去见识一下,可惜张莉却总是让他跟自己去教学楼的教室看书。 这让叶青峰郁闷无比,心头十分的遗憾。 这下好了,就在刚才,张莉给他打电话,约他在学校的“野猪林”见面。 叶青峰先还有些不信,以为自己听错了,等跟张莉确认了一遍碰头的地点,对方确凿无疑的说是在“野猪林”后,叶青峰当即大喜,忙不迭的点头:“好的,莉莉,我……我马上骑摩托车来你们学校。 ”张莉终于答应见他了,而且还把见面的地点定在了他一直想去却不可得的“爱情圣地”,这让叶青峰激动得红光满面。

唯一有稍许遗憾的,大概就是现在正是艳阳当空的大白天,要是晚上就好了,到了野猪林,周围有其他卿卿我我的男女做示范,天时地利人和,张莉一激动,说不定就……“嘿嘿!不急不急。

今天的主要任务还是和莉莉修复关系,好事以后再说。 一回生二回熟,既然莉莉愿意和自己进野猪林,以后有的是机会。 ”叶青峰“嘿嘿”一笑,心头的些许遗憾也跟着不翼而飞。 挂了电话的叶青峰冲进浴室,飞快的洗脸洗头,冲了一个凉。 昨天晚上去张莉的租房找她,直到深更半夜对方都没回来,叶青峰伤心而又绝望。

郁闷不已的他干脆去网吧打了一个通宵的游戏,杀了一晚上的怪,郁结的心情才稍微有所好转。 然而,熬了一个通宵的结果就是他睡到中午的时候才起来,蓬头垢面,满身烟味,人不人鬼不鬼的。

现在要去见女朋友,他自然不能这样就去,总得拾掇拾掇。

他本人是个率性而为,不太喜欢修边幅,但张莉一直很爱干净,老是让他注意仪表,也经常在周末的时候给他洗衣服,包括臭袜子和臭内库。

近一个月,张莉一直跟他打冷战,床上的脏衣服都快堆不下了。

叶青峰洗头洗澡,刮胡修面,从衣柜中翻出最后一套干净衣服穿上,还借寝室内一位喜欢打香水,绰号“人妖”的室友的香水喷了喷腋下,这才心满意足的出了门,跳上停在宿舍门口的嘉陵125就朝隔壁的C外冲。

他喜欢骑摩托车,尤其喜欢戴着墨镜和一副露半指的手套,载着张莉骑,一上大学,就磨着他老妈给他买了一辆。

买了摩托不久,他却发现这嘉陵125,几乎是双庆摩的司机的标配。

他骑车出门,经常被路人喊“摩的,过来,去火车站好多钱?”喊得叶青峰一头黑线,左手朝打摩的的路人比出一根朝天的中指,右手则轰油门加速而去,只留下对方“有病吧?我//日//你”之类的骂声,骂得叶青峰哈哈大笑,痛快不已。

当然,这朝路人竖中指的不雅动作,他也只能背着张莉做。 C外就在西政隔壁,骑着摩托车的叶青峰只用了五分钟,就来到了C外的野猪林。 他把摩托车停在图书馆前面的空坝子,摘掉墨镜,脱去半指手套,整了整衣领,昂首挺胸的,朝着前面C外第二教学楼旁边的树林子走了过去。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