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寻君千年春如归全文免费阅读

2019-07-25 11:50作者:admin

寻君千年春如归全文免费阅读

《寻君千年春如归》精选:心中一番定度,我又定睛看看水蛇君,看来这妖孽般的仙君对我刚刚的阿谀之言似乎不为所动。 便又是再接再厉,“仙友,刚才小仙不才,着实口误,只是此时和发小深陷泥里,无法出来,还是希望仙友,大人不记小人过,帮我二人出着泥潭,可好?”我这看着这水蛇妖孽把玩着自己的一缕青丝,十指缠绕这屡屡青丝,不禁打了个就寒战,这媚姿,着实妖孽!“我救你们二人,有何好处?”水蛇君细眼迷离细地扫过我和蛋蛋,竟不急不慢又近了一步岸边,轻甩了下着白纱长衫的下摆,拂袖一幻,一个石凳竟抖落在这妖孽高仙尊贵的妖娆臀下,便好不留情地坐下了。 又抬眼细看我二人,微微一笑。 这是要赏月赏花赏我们二人吗?我这安奈着自己疑惑的胸火。 顿了顿,“仙友,您这是准备继续赏景吗?太过小气了,你这要是帮我们出这泥潭,我就,我就,……”我这百转千回地思索,送点什么好呢不能太贵也不能太寒碜,这想来想去还没想好。 这水蛇君倒是快人快语抢先一步,“你就如何?不如,以身相许吧?”“嗯?”我这着实一脸惊恐,“仙友,你是让蛋蛋以身相许吗!好啊好啊!”我这连忙转顾着一旁的蛋蛋,又密语给他,“蛋蛋,终于有人发现你的美了!”这蛋蛋听我说要把他换做报酬来出这泥潭,一下眉毛便打了个死结,怒目看着我。 我继而又密语与蛋蛋,“无妨无妨,你要是看不上,我这就推了。

”语罢,见这蛋蛋那拧作一团的眉毛终于平舒了开来。 看来这蛋蛋还是舍不得我这把他从蛋里孵化出的半个妈啊!罢了罢了,我这就这样把蛋蛋给了别人,也是不舍。

便心下一横,“高仙,不愿搭救就作罢,我们二人总会出来的,你这高仙要乘人之危着实不够君子。

”水蛇君驳道,“本君,从未说过我是君子。 ”此人倒是爽快直接的毫不隐晦“本君,看来此次出门是不虚此行,这月下本欲小憩一下,便遇得这般景色,这月下赏景赏蝶赏孔雀,着实不亏!”“这神仙的清净日子里总是少了波澜,可出门溜达溜达就有此艳遇,可谓深得本君心意啊!”说着便一副很是心满意足之态挑眼看着我这一怀的莲藕,“莲藕不错,新鲜!”我这看着人只是自顾自的说着,依旧不咸不淡,“我可是宁死不屈的大丈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要想要我把蛋蛋给你。 ”我瞅了瞅一边的蛋蛋,“休想!”“有骨气!”本君看你这二人,“蛋蛋?我何时说要这?蛋蛋以身相许了?”“要以身的是你!”说完这人竟惬意仰天大笑。 “嗯?我?高仙太会说笑。

”这妖娆的不都是喜欢蛋蛋这样白净俊俏的少年郎吗?我这话本里看了不少,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仙君,若是今夜援助一手,我,以身就算了,但是我可以换一种答谢,将我那采摘酿的千年梨花酿送你品味品味!”我自是不卑不亢,泰山崩于前而岿然不动,面不改色,语不软弱回道,又看水蛇君一丝莫名的笑意又掠过那张妖孽的脸。

“我都没尝过那梨花蜜!依依!”蛋蛋听说要把自己的梨花蜜当作搭救礼慌忙间急忙阻止。

这蛋蛋想当年为了我那三坛梨花佳酿,可谓铆足劲,软硬兼施,各种计策兼用皆是被我识破,终了空叹一声,想喝一口,好难!这厮垂涎这梨花酿久已,这此刻见我这般轻易赠人,很是不甘心。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所谓,伊人,立于水塘。 “原来叫依依,不错,名字朗朗上口,好记!彩蝶依依,翩翩其纤!名如其人,貌若天仙!就是,就是这性子嘛,依旧刚了些!”这高仙一丝青丝缠绕五指,月下似白莲卓然而立。

“依旧?高仙措辞甚是自然熟络。

高仙,再加一瓶梨花酿可好?”我这心里盘算或许这一瓶不够分量,再加一点,说不定妖孽仙君一时便回心转意把自己和蛋蛋给从这水塘泥里给捞出来了。

话音尤落,只见水蛇端坐在石凳上的高仙轻拂衣袖,只是一晃,一道白光便冲我和蛋蛋这边化来,我这惶恐间,只觉嗖的一下,就像刚刚从水里拔出的莲藕,这白光把我和蛋蛋一并从泥里拎了出来。

这一下给甩到了水塘边上,踉跄间才站好,低头看着半截身子全是黑泥,这遭不错,天然的染色,还是个撞色,不觉甚是狼狈。 我这平稳了身子,便上前一抱拳,“多谢!”这咫尺的看着这妖孽高仙,更觉得,这男子太过妩媚百千了。

这男儿长成这样的或多或少不喜欢被别人说到妖娆吧,便心下一思。 “壮士!多谢!”我这又是一谢。 “你在哪里看出本君,嗯嗯,咳咳,壮了?”水蛇高仙君扭了下腰肢,环顾自己的曼妙身姿,还顺手很是妖孽地轻拂了自己拿如瀑的垂发。 “嗯嗯,对,不壮不壮,高仙一点都不壮实!”听这话,怕是这高仙不喜欢被别人说成“壮”,我这连忙改口,“高仙一点不壮,此壮非指高仙的身姿,乃是,乃是表达小仙的敬仰之情,实乃是说高仙侠肝义胆,多谢高仙的搭救!”“咳咳,侠肝义胆不敢担,举手之劳罢了,这哪个长辈见了俩个顽童被陷在泥里总不会袖手旁观,举手之劳罢了!”水蛇仙这话语很是有轻描淡写,却足足占尽了便宜,这嘴上功夫甚毒。 看着我二人一身泥泞的衣服,这高仙啧啧啧声起,“可惜了,这身衣裳。

”说着便又是一甩袖,一拂,我二人衣着皆换做新颜,泥泞全都不见了。 “厉害了,如此神仙法术倒是只见过爹娘才使得!这般浣衣的法力我亦想练得!”我修炼这半万年却还未修的这番修为,便看着妖孽仙此时有点好感了。 倘若这仙君肯指点我一二,或许我这进步会更突飞猛进些。 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择其善者而从之,再或如,不耻下问之云云,皆是告诉我们这人生路上一定要多学习才能进步的快!必是天外来仙,“高仙,今日我许诺的梨花酿必将会赠与高仙,以报泥潭搭救之恩。

”“这个,这个,定然本仙,受之无愧,记下了,只不过,今日本仙还有要事要办,已经在此处数星星耗了太多光景,先记下了,改日再寻你这娇娘子要得这佳酿!”听着这萍水相逢的搭救之人,也着实是个实在人,这里说要用自己费尽心力,体力采摘的梨花酿的佳酿来相赠,本以为,这人会怎么着也谦让谦让吧?好吧,自己聪敏反被聪明误,这妖孽恩人就直言不讳的就要了,还说什么来着?受之无愧?额!苍天啊!现在这人都如此直截了当吗?果然是高仙,脸皮也是厚的很不一般。 心里的盘算正打着,可嘴上,我却道:“高仙,当然受之无愧啊,呵呵呵,下次来时可到梨园中找我,我叫罗依依,罗群飘飘的罗,衣袂飘飘的依依!”“嗯,本仙记下了,说着!”这萍水相逢的一个高仙便一个诀幻作一霎青光霎时没了身影。

“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高仙!”一旁的蛋蛋捉急呼喊。 “我叫谷鸣,谷鸣!”蛋蛋看着水蛇君一下消失没了身影,急的直呼。

“这刚刚还闲散的很,半夜在这里照月亮,这会儿又屁股着火般的一下就没影了?”谷鸣看着这一晃没了影的人,甚是好奇。

“无妨,无妨,你我两个知道一个人的名讳就够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我是姐妹啊!”我拍拍蛋蛋的肩,安抚着蛋蛋这颗受伤的小心灵。

”“谁让咱俩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推心置腹,莫逆之交……”蛋蛋这成语用的越加勤奋了。

“停!这成语用的很熟了!好了,拿好莲藕!”我这一下把出水潭时仅剩的一节藕扔给了谷鸣。

“回家煮粥!”“哎,这年头吃个天然无污染的粥真心不容易!”……这几千年,我便和这蛋蛋形同双生姐弟,在这羽山可以说所有的树都爬过,所有的荷塘都下过,摸鱼抓虾顺个牛大仙的瓜,拿个猪大姐的白菜,在这羽山也可谓盛名远扬!顶着羽山吃货的名号吃遍了这山上天上地下水里的能吃的好吃的。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