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同义词语反复和反义对举

2019-08-28 16:40作者:admin

同义词语反复和反义对举

同义词语反复语言技巧之一。

行文时,为了既加强语势,又避免字面反复,作者有意选择那些同义近义或同类的词语连用。

如:“不放过地边地沿,不拉下地头地脑。

”(林斤澜《小店姑娘》)“地边”“地沿”,同义;“地头”“地脑”,近义。 又如:“没有哪一天/我不是用迟滞的眼睛/看着这国土的/没有边际的凄惨的生命……/没有哪一天/我不是用呆钝的耳朵/听着这国土的/没有止息的痛苦的呻吟。

”(艾青《向太阳》)“迟滞的眼睛”、“呆钝的耳朵”、“没有边际的凄惨的生命产”、“没有止息的痛苦的呻吟”,是同类,这些词语连用,都起着加重语意、加强气势的作用。

反义对举语言技巧之一。

在行文中,作者有意选择意义相反或相对的词语,同时列举出来,以表达概括、强调、对比、渲染等意向。

如:“可是做工是昼夜无休息的:清早担水晚烧饭,上午跑街夜磨面,晴洗衣裳雨张伞,冬烧汽炉夏打扇。

”(鲁迅《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这里,“昼夜”、“早晚”、“晴雨”、“冬夏”等反义词语的对举,起到了概括、强调的作用。 又如“突然看见鲜红的血迹/淋漓在净白的雪堆上”(艾青《雪里钻》),“鲜红”、“净白”这两个意义相对的词语并举,很好地收到了对比、渲染的效果。

上一篇:王奎山小小说《老胖》

下一篇:没有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