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错过那年的合欢和少年六

2019-06-24 09:16作者:admin

错过那年的合欢和少年六

【多想,你告诉我你还爱着我】仍然喜欢凉夜里,坐在合欢树下,捡捡掉落的合欢。 一如当初,合欢依旧,只是不再。 莫容清,我在合欢下没有等到你,2008年七月七。

BULE酒吧,七月七夜,人格外少。

蓝色的光晕,温和而柔情。 透过窗外,可以看到外面的夜色甚浓。 晃动着手中的酒杯,一干而尽。

疲惫极了,多想醉倒在这个深夜,忘掉所有,忘掉他。

酒,果真是好东西,眼里朦胧间似乎看到了他,一如去年一样,走向我手里捧着一束紫色郁金香,对我说曼云,七夕快乐,可揉揉双眼,他却又不见了,起身四周找寻他的背影,却因为微醉的缘故醉倒在地上,有点微疼,却让我清醒,在心里嘲笑着自己,沈曼云,你是不是傻?莫容清走了,跟三年前那个自信的走了。

想着他,想着那个四年,便坐在地上捂着嘴哭了起来。

我们明明相爱四年之久,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丢下我们爱过的四年。

哭了多久我不知道,后来是被吧台的服务员唤醒扶到靠窗的沙发前,不停地问我怎么了。

我哭笑着摇摇头,没什么,摔疼了。 莫容清,你知道吗,爱上你之后,我变得潇洒,也变得很狼狈,就像今夜这样。 伸手摸向口袋里的手机,输入一串熟悉不过的数字,却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手拨出去。 想着趁着酒气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告诉他,容清我好想你,你不要离开我,你离开后我的手心又开始发凉了,回来好不好,回到曼云的身边,好不好?那一刻,我深深呼吸,吞没所有的勇气,听着电话那头正在拨通的,攥了攥袖口,或许下一秒就可以听到容清的声音,告诉他,沈曼云想你了。 却在下一秒,我觉得我绝望了,就像是雪雁飞不过冰山看不到它的春天。 是一个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她是白婉婷。 她开口,沈小姐吗?容清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 需要我帮你转告吗?傻傻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不用了,没有,这是我唯一的回答。

在下一秒挂断电话前,电话那头白婉婷开口,曼云,下月初是我和容清的婚礼,大家相识四年,一定要来啊,我需要你的祝福。 在未落之前,咬紧唇颤抖开口,好,我一定去。

什么都没想,我想任何一个女人都不想丢掉这最后的自尊吧。

莫容清,好,我去,参加你的婚礼。 为什么今夜有那麽多眼泪,那么疲惫,七月七,莫容清,今夜过后我不会再为你流眼泪了,你好薄情,给我后为什么又要让我绝望。

迷迷糊糊中,趴在一个人的肩上,好这种。 是澜儿?不过茉莉香的味道不会是她的。

我又傻了,他跟白婉婷在一起,怎么会跑来我的面前呢。 开口唤澜儿,澜儿真应声了,曼云,我又不是不会喝酒干嘛不叫上我呢?听的出来,澜儿说这话时有点呜咽,宽慰她,下一次,一定把她灌醉。

闻到了床的气息,终于可以闭上眼了。 是梦吗?梦里还有莫容清和澜儿的声音,似近似远。 为什么,不告诉她?她爱了你四年,莫容清,为什么让她恨你?你已经骗了她一次,还想骗她第二次吗?澜儿,照顾好她,我不在她身边的日子。

她很脆弱,却总是装的那么。

还有,不要让她知道,我来过。

感觉梦结束了,没有了声音。

却明明感觉到一只手拂在我的脸上,拂去了我的乱发,好奇怪。

那时我不会知道,那个声音,那个温暖的肩膀,还有那个停在我发前的手,不是梦,是莫容清。

我也不会知道,七夕夜,他丢下白婉婷,丢下一句话你自己先回去吧,在深夜的街上找着一家一家的酒吧,找着一个醉酒的女人,沈曼云。

顾菀舞QQ群:438696170我们一起交流她们的,还有更多的故事。

上一篇:绝世逆凰:废柴九小姐

下一篇:没有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