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诸国风起 第七百二十九章 在下李易【为盟主“欢

2019-07-23 09:02作者:admin

诸国风起 第七百二十九章 在下李易【为盟主“欢

从门外走进来的几道身影,众人大都不识。 但走在最前面,刚刚开口说话的年轻人看上去就有一股贵气,左右两旁的两位年轻公子同样卓尔不凡,身份绝非寻常。 不仅如此,几人身后,两列身披甲衣,携带兵器的卫士,一眼看去,怕就是有数十人之多,场中的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势。

这几人他们都不认识,但有一人,却无人不知。

去而复返的钱财神就站在那位年轻人的身后,一副以他为主的样子,和刚才在这里被众星拱月般的情形截然不同。

“赵修文,杨彦州……”林婉如看着左右那两人,视线移到中间那人的脸上时,脸上终于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丰王殿下……”……“是谁在说话!”那年轻人正在气头之上,冷不防被人顶了一句,下意识的就想转过头骂回去。

只不过,当他转过身,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人时,整个人立刻就萎靡下去,打了一个哆嗦,不由的倒退数步,将已经骂到喉咙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 “丰,丰……,丰王殿……殿下!”他虽然身份也不寻常,有嚣张跋扈的资格,却也知道,如今的丰州,有两个人是他万万不能招惹的。

一位就是他的表兄,当今齐国的大皇子,恒王赵峥,另一位,则是这丰州真正的主宰,连大皇子也不敢掠其锋芒的丰王殿下。

掠倒是掠了,然而结果不怎么好,被一千守军围住了居住的驿站,虽然没有被限制自由,但脸面丢尽,民心尽失,连功劳也丢了,此时心中比他还要郁闷。 “下官参加丰王殿下!”吴县令抱歉躬身行礼,暗自的抹了一把冷汗。 果然,果然啊,此人和丰王殿下的关系果然非比寻常,不仅将那块代表着身份的玉佩相送,此时更是亲自前来,若非他刚才机智,怕是就酿成大错了!如果说刚才那年轻人哆哆嗦嗦的声音众人没有听清,说的一口流利清晰官话的县令大人刚才那句话,他们终于听清楚了。

“丰,丰,丰王殿下!”林家三爷哆嗦着说了一句,立刻就跪了下去。

回过神来的众人,也纷纷纳头便跪,若非特殊场合,齐国百姓不用跪官,但眼前之人,可是货真价实的皇子,丰州的主人,在这片地方,声名一时无二,他们骨子里对这一个名字怀有敬畏之心。

哗啦!哗啦啦!一阵阵整齐的声音响起,便是神经粗大如林勇,也没有犹豫的跪了下去。 整个院内,赵颐身前,还没有跪下的,便只剩下坐在某处席位上啃着鸡腿的一位邋遢老者,站在那里一脸无奈之色的李易,以及被他拽着手腕,还没有跪下的林婉如。

林婉如看着他,有些慌乱的说道:“这是丰王殿下,不能无礼……”人群之中,白钰抬头看了一眼,愣了愣之后,脸上迅速的浮现出一丝幸灾乐祸之色。

“进来说吧。 ”李易叹了口气,转身向里面走去。

林婉如被他拉着,怔怔的看着对面的几人,不自觉的迈着步子,随他走了进去。

“有些冒昧,李兄不要见怪。 ”赵颐朗声笑了笑,快步走了上去。

数十名卫士涌进院内,将几人走进的那处厅堂团团围了起来。 白钰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僵住,眼中浮现出迷茫,困惑,不解……,以及深深的恐惧。

林家三爷还跪在原地,愣愣的看着这一幕,连起身都忘记了。 他此刻心中犹如万马奔腾,刚才说话的那人,真的是林家账房?婉如包养的那个小白脸?他,他怎么可以那样和丰王殿下说话!殿,殿下怎,怎么会那样回应!林家三爷用手扶了扶额头,只觉得眼前有些发晕,林家账房,婉如养的小白脸,他刚才那么和他说话了,训斥他了,丰王殿下对他那么客气……这下不止是发晕了,还有些发黑,最终全黑。 “三叔……”“老三……”“你怎么了,醒醒啊……”头磕在地上的一声闷响,终于让在场的林家众人回过神来,纷纷向着林家三爷晕倒的方向涌来……堂中,李易揉了揉额头,看着赵颐问道:“这阵势,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赵颐摇了摇头,说道:“明日便要启程去京师,又不能负李兄所托,还是觉得亲自来一趟的好。 ”赵颐抿了口茶,看了一眼林婉如,又收回目光,说道:“这样,就算是我走了,这丰州,也没有人胆敢再为难林家,如此李兄可满意?”林婉如怔了怔,为李易倒茶的手也微微一颤。 李易摆了摆手,无奈道:“多谢了。

”三皇子亲临林家,可比钱胖子来一趟有用的多,以后这丰州,就算是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对林家怎么样。

但问题在于,这件事情让他怎么圆?“而且,李兄临走之前,赵颐也该送送的。 ”赵颐看着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要忘了,你可还欠我一顿。

”李易怔了怔,问道:“昨天不是都还了吗?”赵颐看着他,说道:“李兄莫不是忘记了,昨日,你没有付账吧?”“一个人请客,一个人付账……”李易诧异的看着他,问道:“有问题吗?”“------”赵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昨日你走的匆匆,有些事情,还没来得及问,若是就这样去京都,心中不安。 ”李易抿了口茶,赵颐看着他,说道:“京师的圣旨昨日就到了,通过借贷记账法,在丰州查出来的官员,抄家的不少,有几个怕是要掉脑袋,朝中因为此事已经动荡了不少时日,此法到底可不可行,李兄不妨明说。 ”李易看着他问道:“你想要推行此法?”赵颐点了点头:“齐国之问题,已经十分严重了。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此法若大力推行,亡的是赵氏,不推行……,亡的是天下。

”赵颐闻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借贷记账法,朝中动荡,抄家,掉脑袋……”林婉如目光闪了闪,似乎有某一幅画面,开始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那种清查账目的方法,若是被人知道了,到底会如何?”“其实也没什么……,最多就是时局不稳,举国动荡,人头落地,血流成河……”……她侧目看了看,原来那个时候,他说的那些话,竟不曾骗她……赵颐是三皇子,不可能在林家停留太久,更何况他明日便要启程去往京师,会有更多的事情要忙,能在林家停留这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已经算是十分难得了。 林婉如站在堂内,脑海中浮现出他刚才和丰王殿下,杨彦州以及赵修文交谈的那一幕,终于抬起头,看着他问道:“你和他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和三皇子以及赵修文,认识应该有快一年了,不过说实话,之前也就只是见过一两面。

”李易想了想,说道:“杨彦州要早一些,他早些年在景国,庆安府,那时候就知道他了,被人称为庆安府第一才子,也是见过两三面的样子,没说过几句话……”“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问,但是,在这之前……”李易看着她,伸出手说道:“林姑娘,重新认识一下,在下------李易。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