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晏殊 清平乐·金风细细

2019-07-08 21:38作者:admin

晏殊 清平乐·金风细细

晏殊的清平乐·金细细原文及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 绿酒初尝人易醉。

一枕小窗浓睡。   紫薇朱槿残。

斜阳却照阑干。

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

简析  初秋的风,细细地吹过,梧桐树,叶叶飘落,多情善感的词人,已有一缕惊秋的感觉。 绿酒新酿熟了,浅尝辄醉,便在小轩窗下酣然入睡。

一枕浓睡醒来,已是夕阳西下。 一抹斜阳里,紫薇、朱槿,都已凋残。

花残的意象,连接上片梧桐叶坠的。

愁的色彩若隐若显。

已进了秋季。

梁上的双燕,就要南归了。

念及此,词人顿觉昨夜醉眠时,床头的银屏已透出微寒,一比单寒落寞的心情,油然而生。

  此词与作者的《浣溪沙·小阁重帘有燕过》都突出反映了晏殊词的闲雅风格和富贵气象。 作者以精细的笔触,描写细细的秋风、衰残的紫薇、木槿、斜阳照耀下的庭院等意象,通过主人公精致的小轩窗下目睹双燕归去、感到银屏微寒这一情,营造了一种冷清索寞的意境,这一意境中抒发了词人淡淡的忧伤。

  这首词写初秋时节的哀愁。 全词生动形象地表现出词人闲雅的风格。

结构紧凑,布局天成。 一系列色彩词的运用,色彩斑斓,透露出词人对其中许多颜色将在秋风中暗淡,消失而表现出内心的感伤。 另外,客观地表现初秋之物象,主观情感含而不露,让读者从字里行间品味出含蓄的愁绪。   起首二句写景中点明时间,渲染环境。

金风,即秋风。

《文选》张协《杂》金风扇素节中,李善注曰:西方为秋而主金,故秋风曰金风也。 此时庭院内是西风落叶,画堂中的词人因饮了绿酒,一会儿便醉眠了。 用笔轻灵,色调淡雅,语气仿佛与一位友人娓娓而谈。 其中两组叠字,首尾相接,音律谐婉。 以细细状金风,就没有秋风惯有的那种萧飒之感,而显得平静、悠闲。

叶叶这两个名词连用,展开一片片叶子飘落的景象,并使人感到很有次序、很有节奏。 向来写梧桐经秋都是较为凄厉的,如温庭筠《更漏子》:梧桐树,三更,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李煜《乌夜啼》: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经过一代又一代词人的染笔,以至于使人一听到秋风吹拂梧桐,就产生凄凉况味。 而象晏殊写得如此平淡幽细的,却极为少见。

下面绿酒一句,因为用了初字和易字,就觉得他的酒量不大,浅尝辄醉,也是淡淡的一笔。 然后词人才用了较重的笔墨:一枕小窗浓睡。

绿酒句点出浓睡的原因,是陪笔,一枕句才是此片的主意。

宣何以易醉?浅醉何得浓睡?原来词人有一点淡淡闲愁,有愁故易醉,愁浅故睡浓。   下片则是写次日薄暮酒醒时的感觉。

词人一觉就睡了整整一个昼夜,睡极浓矣。 浓睡中无愁无忧,酒醒后是什么样的情绪,他没有言明,只是通过他眼中所见的景象,折射出心情之悠闲,神态之慵怠,而结句中却仍反映出一点淡淡的哀愁。

紫薇,夏季开花;朱槿,夏秋间吐艳。

上片说金风吹得梧桐叶坠,显然是了,所以词人从小窗望出去,这两种花都已凋残。 值得注意的是:上片的梧桐叶坠,为耳中所闻;下片的两种花残,乃眼中所见。 词人正是通过对周围事物的细微感觉,来表现他此际的情怀。

斜阳却照阑干,紧承前句,描写静景。 晏殊另一首《踏莎行》中云: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词境相似。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