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重案战鹰 第845章锁定出租房

2019-07-23 09:02作者:admin

重案战鹰 第845章锁定出租房

热门推荐:由于天气比较冷,戈高让吕露站在单元门里等着,自己在外面等房主的到来。

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朝这边开了过来,停在楼下,从车上跳下一名年龄在六十多岁、微微有些谢顶的男人,一下车便直朝戈高看,边打量他边朝这边走了过来。

“你是想要看房子租房子的人”男人走到戈高面前,开口问道。 “我是要看房子的人,但是我不打算租,你是房主吧”戈高猜测这个男人应该是刚才电话里那个女人的丈夫,便掏出了自己的证件递过去。 男人站住脚,眼睛朝戈高的证件上面瞥了瞥,显得有性惊,同时也难掩失望:“警察找我们干啥有什么事儿啊我们家房子是有房证的,手续齐全着呢,什么都不缺。 ”“你误会了,我们找你来,不是说你家的房子有问题,我们是想向你了解一下你家房子之前的房客,顺便如果你能让我们进去看看房子,那就更好了。 ”戈高对男人说。 男人有些茫然,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一边朝单元门里走,一边从衣服口袋里摸手机:“那我还是给我老婆打个电话吧,以前和租房子的人打交道的都是她,我也不是很清楚,房子钥匙我倒是有,带你们上去看看没什么问题。 ”一进单元门,看到站在门口的刘小天和门内的吕露,男人又愣了一下,扭头问戈高:“这都是你们一起的啊到底什么事儿啊怎么这么大的阵势……”他的话语气说真的是需要回答的疑问,倒不如说更像是自己腹诽的咕哝。 戈高笑了笑,没有回答,和其他两个人一起跟在男人后面上了楼。

到了楼上,男人打开门,刚要进去,戈高便拦住了他,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副塑料鞋套,分别递给他和吕露、刘小天。 男人有些诧异的从戈高手里接过鞋套,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以防万一,你们家房子收拾的挺干净,我们别给踩脏了,现在冬天,外面到处都是冰雪,化了都是一脚的黑水。

”戈高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男人听着也是半信半疑,不过还是把鞋套给套上才迈步进屋去。

这间房子面积不大,似乎只有五六十平左右,是个简单的一室一厅,客厅里摆放着一个玻璃茶几和一张小沙发,没有电视,四面白墙,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家具。

不过客厅里的情况看上去,方才戈高的那句关于屋子里卫生情况的评价倒也不假,客厅里铺的是灰白色的大块瓷砖,瓷砖被擦得很干净。 冬天不开门窗,屋子里的灰尘也比春夏时候明显要少,一眼看上去,地面上看不到任何明显的污渍。

“上一任房客搬走之后,你们来收拾过房子”戈高问。 男房东摇摇头:“没有,就我老婆过来了一趟,回家之后气得够呛,说租房子的人走了连声招呼都没打,然后她就又重新发租房广告,一直到现在这不还都空着呢么,也没租出去,今天我也是之前租房子的人走了之后第一次过来。 ”“我可以四处看看么”吕露问男房东。 男房东也不好意思拒绝,便点头同意了,得到了许可,吕露就把男房东留在客厅里和戈高闲聊,自己和刘小天分别走向卧室和厨房、阳台,看看屋子里其他房间的情况。 卧室里和客厅里一样,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家具也很简单,一个原木色的大衣柜,一张双人床,床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就连包裹着床垫子的塑料膜都完好无损,大衣柜里面同样空空荡荡,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

与卧室相连的还有一个小卫生间,吕露也没有落下,同样进去看了看,卫生间里也是一样的干干净净,就连狭窄淋浴间里莲蓬头下方的下水口也被清理的连一丝头发都看不到。 在卧室和浴室转了一圈出来,吕露走到戈高身边,问男房东:“你们家这套房子之前的那个租房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女的,这个我知道,”男房东这一次回答的倒挺利索,“我老婆跟她签了合同回去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是个女的,好像年纪还不太大的样子。 ”“长什么样还记得么”吕露问,“长头发短头发”男房东摇摇头:“这我可就记不住了,我老婆估计马上就能到,我刚才打电话给她,已经跟她说了,让她带着租房时候签的合同什么的过来,你们呆会儿问她就行。

我能不能先问问,到底是什么事儿啊跟我们家房子有没有什么关系”“这件事我们现在也回答不了你,首先我们也有一些事情需要确认。

”戈高回答道。 “戈高,来一下。

”这时候,刘小天从厨房里探出头,对戈高招了招手。 戈高示意了一下吕露,自己便去厨房那边找刘小天了。 吕露看了看男房东,男房东正一半好奇一半担心的看着自己呢,她只好有些不自然的冲对方笑笑。

那边戈高和刘小天还没从厨房里出来,这边女房东也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一进门没有顾得上注意吕露,便心急火燎的问自己的丈夫:“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刚才电话里说的不清不楚的,怎么警察就来了还让我拿合同过来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咱们家惹上什么麻烦了”“警察在这儿呢,你跟他们说吧,我现在也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儿呢。 ”男房东也答不上来,朝吕露一指,把皮球踢给她了。

吕露连忙和女房东打了个招呼,把自己的证件给对方过目之后,这才开口对女房东说:“能不能麻烦你先把你们和房客的那份租房合同给我看看”“行啊,”女房东从包里翻出几张叠的整整齐齐的a4纸,“我们虽然是个人出租,但是该约定的东西一点没少,合同是我照着网上的范本誊下来的,怎么了是我们租房子的事情有问题,还是租房子那个小姑娘有问题啊”:“我们也是例行确认,你们不用紧张。

”吕露对女房东笑了笑,从她手里接过那一叠住房合同。 没敢说他们怀疑这个房子有可能是第一现场,毕竟那也只是个猜测,还没有得到证实,如果盲目地说出来,造成不良的影响可就不好了。

那一叠合同一共四页,是一份两页的租赁合同以及两张租房人身份证正、反两面的复印件。

吕露迅速的把租房合同的内容浏览了一遍,发现房东夫妇倒可以算得上是细心人,租赁合同拟定的十分细节化,关于搬入搬出的时间,续租或者转租他人的通知时限,甚至家中物品损坏的赔偿标准都有非常详细的约定,其中每一项后面都留了签名的位置,仿佛生怕租房人会事后不认账似的。 从合同上面来看,租房人名字叫做郑娜,籍贯是距离云黄市很远的外省,按照身份证号码上面显示的出生年月,这个郑娜今年应该只有22岁。

复印件不算很清楚,上面的照片虽然不足以看清楚一些细节,不过还是不难发现,这个姑娘应该至少是个五官端正,长相秀气的女人。

“为什么人都搬走了你们才发现呢收房租之前都没提前打电话联系一下么”吕露看完了租房合同和郑娜的身份证复印件,这才问女房东。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