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第四百三十七章 朝臣的态度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2019-07-07 18:47作者:admin

第四百三十七章 朝臣的态度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林宇不知道这条长线放了多久,都快亲自上门,让锦衣卫将这些官二代给绑过来。

好在,天上人间接连出了几记重拳,总算将这些人给吸引了过来。 林宇看的出来,这些人其实早就想来了,只是碍于面子,或者是觉得对不起此前发过的毒誓,才强忍着冲动。

但现在南城的那些富二代纨绔们,享受了帝王般的待遇后,走路都是横着走,别说多威风了。 所以这些人实在忍受不住,终于爆发了。 毒誓算什么?能吃吗?不能吃的话,在意干什么,又不会饿死人……于是他们都来了,大家心照不宣的,闭口不提发下的毒誓。 反而一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样子。

“再来七斤温柔岁月……”王敬心情非常不错,嘴里啃着烤鸭翅膀,嘿嘿笑道:“好吃,真好吃……”林宇看到王敬那满嘴油腻说好吃的一幕,没来由地想到了前世变形记的一个主人公。 嗯。

就是那个铁骨铮铮王某某。 “恩师,左百户,来向您告别了……”便在这时,石晓生走了过来,身后跟着背着包裹的左青然。

林宇转身,看到了微微弓着身子的左青然。

左青然看到林宇的目光看来,连忙咧开嘴冲林宇笑了笑,露出断掉半截的牙齿,很是猥琐。 “伤好了?”林宇问道。

“回殿下,太医的药方很有用,不疼了……”左青然身子弓的更低了。 呜呜!然而,不知道怎么的,左青然突然眼泪就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扑咚!左青然跪伏在地,朝林林宇三叩首,哽咽道:“小的感谢这么久以来,殿下的信任与照拂,可惜小的脑袋不开窍,没办法再侍奉在殿下左右了……”“起来吧,去边军中好好锻炼下,你的家人,本殿下会让锦衣卫代为照拂。 ”林宇并不是不想让左青然留下来。 以他现在的状况,去求一道圣旨还是轻而易举。

但这样只会害了左青然,会让他养成依赖性,认为有太子在,天下人都敢冲撞。

这是相当危险的想法,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让他去边军中好好历练一番。

“小的谢过殿下。

”左青然感激不尽,只要婆姨跟孩子过的好,他去边军也无妨,而且说不定在边军中,还有杀敌立功的机会。 “嗯!”林宇点了点头,随时看向石晓生道:“拿一千两银子给左百户。

”石晓生转身去拿银子去了。 但左青然却是感动的一塌糊涂,哭的更凶了起来。

“殿下恩重如山,小的没齿难忘。 ”左青然拿着林宇赐下的一千两银票,在感激不尽中离开了天上人间。 对此,林宇也是万般无奈。 左青然这小子,是该好好的历练下了。

在随后的几天里,林宇发现,天上人间的新面孔越来越多了起来,根据锦衣卫传来的线报,都是京师其他三城,慕名而来的文人士子。

包括一些朝中大臣的子嗣。 大家都消费的非常开心。 “他们跑来送银子,不会是向天家示好了?”林宇觉得很纳闷,之前这些人从来没有冒泡,但似乎从他道德经心法,引来天地异象后,这些人都变得热络起来。 “太子殿下,几位尚书与侍郎的子嗣,想给来给殿下请安。

”石晓生这两天也忙碌了起来,游走在各大官二代富二代之间。

他识人的天赋非常厉害,凡是见过或者记住名字的人,看一眼就能够分辨出是谁。

所以林宇接见这些官二代的时候,脑海里都大概有着思路,不至于被他们带了节奏。

林宇看向石晓生,翘着二郎腿,、道:“本殿下是他们能见就能见的?先让他们去消费个万把两银子……”石晓生愣了一下,然后沉默地退了下去。 于是,那些父命难违,想跟太子交好的官二代们,心如刀割般地消费了二万多两银子后,如愿以偿地出现在了林宇的豪华套房里。

“工部尚书之子……”“工部侍郎……”几个年龄在二十多岁左右的青年,纷纷自报家名,恭敬地在林宇面前站成一排。 “嗯,各位不惜花费重金来见本殿下……为什么?”林宇直接开门见山道。

他没兴趣跟这些人拐弯抹角。

几人神情一滞,显然没想到林宇会这么直接,不嘘寒问暖一下?譬如问问他们父亲身体如何之类的话。 “学生们只是想瞻仰下太子殿下的风采,争取,日后有机会能够留在殿下身边做事……”有官二代同样直言不讳道。 藏着掖着干啥?不就是按照父辈的意思,过来跟太子殿下混脸熟,日后官位大考,或者是选拔官员时,殿下的印象分也是特别重要。 “是啊,殿下大才大智,京师酒楼在殿下手中,摇身一变,竟成了这般令人流连忘返的消遣圣地,整个人都升华了……”“殿下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简直就是学生们的楷模……”一些官二代词穷,也就照搬狗腿子对他们的马屁,毫不吝啬的拍到林宇的身上。 林宇虽然不喜欢这些人,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尤其是这么一群腰缠万贯的官二代们。

“哈哈,那诸位可是要经常来,本殿下有点脸盲,每天见这么多面孔,都快忘记谁跟谁了……”林宇指着工部侍郎的儿子道:“你……你是南城铁匠铺的公子?”噗通!工部侍郎的儿子差点腿软,两万多两银子砸下去,简直是水花都溅不起来,殿下压根没记住他。 “哈……学生是工部侍郎之子,殿下认错没关系,学生以后每天都过来给殿下请安。 ”工部侍郎之子,笑的比哭还难看。

“这话说的,本殿下怎么会不记得你,铁匠铺的公子嘛……”林宇笑了笑。

哎哟!工部侍郎之子摸着胸口,真尼玛肝疼啊。 这太子殿下哪里是脸盲。

不然怎么会始终记得他是铁匠铺公子,神特么的铁匠铺,他是工部侍郎的公子……随后,林宇很不客气地,将这些人的名字跟身份全部弄错,慎重叮嘱他们……一定要经常过来请安。 每天花费个三四万两银子。

这样的话,他就绝对不会认错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