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第一三七九章 可见七七有多懒惰

2019-07-08 14:16作者:admin

第一三七九章 可见七七有多懒惰

“七七,你真的被哥哥找到啦?”看到七七跟哥哥一块回来,红豆沮丧了小脸,“都怪我,是我连累的你,哥哥一看到我,就猜到你在那边了。 ”巴豆嘚瑟,“红豆,哥哥告诉你,哥哥以后会是比爹爹还要厉害的人,所以你输在哥哥手里一点不冤。 看开点,输着输着就习惯了。 ”红豆小嘴撅得更高了。 七七站在她面前,看着她难过的样子,垂在腿侧的手指动了动,慢慢往红豆小手伸去。 “好啦好啦,轮到我躲一回了,七七,轮到你抓人,闭上眼睛数五十下,不许偷看哦。 ”旁边小胖墩一掌拍在七七肩膀上,把小娃儿拍得一个踉跄,眼看要握住小女娃的手错了开去。

“哥哥你欺负人,七七都不会说话,怎么抓人!”“抓人用不着说话,会找就行。 赶紧的,我先躲着去了!”红豆犹豫了下,看向七七,“七七,我来抓人吧,你去躲。

”七七摇头。 “那好吧,那我去躲啦。

”说罢红豆就往刚才她跟七七躲的方向跑去。 衣摆被一只手揪住,她看到小娃儿细瘦手指往另一个方向指了指。 “你要我躲那边?那你不是知道我躲在哪里了?”红豆讶异,随后哎呀一声,“对哦,刚才那里我们已经躲过了,我要是再去那里,你肯定马上就能找着我,我去另一边!”娃儿们的游戏继续,那边宴席上的热闹也在持续。 “昨晚凤都酒楼的时候本王听说了,没想到王爷王妃跟钱少东家初到凤都就发生这样不愉快的事情,是本王疏忽。

本王在这里敬几位一杯,聊表歉意。

”酒过三巡之后,凤麟主动提起了昨晚的事情,面上带着歉意。 “就道个歉就完了?我以为王上至少会给我们出口恶气呢。

”钱万金撇嘴,对凤麟的致歉不以为意。 当时还差一点点他跟巴豆就滚下去了,哪有那么容易原谅。 一句道歉就准备把事情揭过去,这凤月国王可真够护短的。 对凤麟的道歉,风青柏跟柳玉笙的反应也跟钱万金差不多,不置可否,可有可无。 落在凤麟跟凤弈两人眼里,分明是南陵王跟王妃不满意。

见状,凤麟跟凤弈对视一眼,皆流出苦笑。

“王爷,王妃,少东家,不是我们诚意不够,实在是力有未逮。 ”凤弈往群臣席位看了眼,声音放轻,“凤月看起来并不像表面那么和谐,朝堂上势力四分五裂,众多大臣手把一方权势,我皇兄虽身为凤月王,却受诸方掣肘。

”对于凤弈会如此开诚布公,柳玉笙略有意外。 这种事情,算得上是皇室密辛了。 虽然她相信风青柏只要想调查,一定能查得出来,但是凤弈亲口把这些事情告诉他们,还是当时凤月王的面,感觉又是另外一回事。

此时凤麟也自嘲开来,“我这个王上,做得实不至名不符,让王爷王妃见笑了。 ”“这种乱相,跟南陵以前有得一拼啊。 ”钱万金咂嘴,“以前南陵朝堂上的势力同样四分五裂,被瓜分得极为细致。 好在南陵王风青柏有魄力,最后硬是把权利给收回来了。 ”说到这里看看凤麟模样,钱万金没有继续往下说。

凤麟,长得一副小白脸模样,一看就不是个能像风青柏那样有魄力的。 所以想要期望他能做到风青柏那样,把被分裂的权势给收回来,钱万金笃定不可能。

这天下,只有一个风青柏。

他未竟的意思,凤麟跟凤弈都能看得出来,嘴角苦笑更甚。 这番对话期间,风青柏只在旁静静听着,没发表过任何意见,凤麟凤弈摸不着他的态度,也不敢开口细问。

同为皇族,南陵王跟他们两个的地位以及分量却有着天壤之别。 南陵王,一直是他们这些小国仰望的存在。 凤麟长叹,“本王自认对国朝也算兢兢业业,奈何能力平庸,很多事情有心无力,有时候本王真怕,祖辈打下的江山,最后毁在本王手里。 可惜……”最后两个字凤麟说得很轻,几近无声,也只有风青柏听清了。 周围气氛多了几许沉闷,席位见暂时安静下来。

另边厢,巴豆窝在一株景观树上,快要抓狂了。 他躲在这里差不多半个时辰了,到现在就没见着七七踪影。 从一开始的希望不被找到,到最后迫切希望被找到,这过程中,他身上已经被蚊子叮了无数个包。 最失策的就是这一点,他嫌身上踹着药瓶累赘,没问娘亲要防虫膏。

“玩个躲猫猫而已,找到现在都没找着人,七七也太笨了!”“……不会是迷路了吧?这片地方不算大啊。

”“紫叔,橙叔,白叔,你们看到七七那家伙了吗?他走哪去了?”回应巴豆的话,让他瞬间悲伤成河。 “小世子交代我们不许偷看,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七七走哪去了。 ”巴豆觉得,紫叔这话,更像是特地等在这里好将他一军的。 让他尝尝自讨苦吃的滋味。 脖子后头又传来蚊子嗡嗡嗡的声音,巴豆啪一下打上去,把自己给打疼了,把蚊子给打跑了。

“不等了!爷找他去!我要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找的,这屁大点地方能找半天还到不了我跟前!”亏他花好大力气找到的这处绝佳藏身点,浪费!等他找到七七,非好好教育一下不可!学了半年多的东西了,一点没派上用场,学哪去了都?跳下树,巴豆抡起两只小短腿就在周围满场跑。 说屁大点地方,真的是屁大点地方,反正小半个时辰时间,他能把这一片跑商二十个来回。 可见七七到底有多懒惰。

不教育不行。 在刚才巴豆藏身景观树的侧后方,大概两丈远的位置,半人高的灌木园林旁,红豆也跟做贼似的蹲在那里,是不是小手合什碎碎念,“七七找不到我,七七找不到我,我是躲得最严实的小老鼠……”一臂灌木之隔,另一道小身影,安安静静蹲在那里。 听着身后时不时传来的娃娃奶声奶气的祈祷,漆黑眼眸里闪烁柔软星光。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