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第四百九十二章 面对困难的勇气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2019-07-10 21:53作者:admin

第四百九十二章 面对困难的勇气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文彦候当然不是因为秦阳最近的所作所为看秦阳就顺眼了,只是在这样的关头,他没必要跳出来当坏人啊。 你秋弘道不喜欢秦阳,你自己怼他啊,别拉上我。

你倒是可以倚老卖老的怼他,怼完了拍拍屁股就走了,我还要面对我的妻子女儿,我可不行……更何况,管媳妇?怎么管?我可打不过她。 秋弘道被秋思说了两句,气呼呼的转眼看了一眼文雨妍,哼道:“三妹,你这么护着他,难道小妍已经和他在一起了?”文雨妍平静的回答:“大舅,我们只是朋友,合作伙伴的关系。 ”秋弘道嗯了一声,哼道:“小妍,舅舅不会害你,先不说你小舅舅的恩怨,这事确实也怪不得秦阳,但是因为他师傅莫羽的事情,他可是麻烦缠身,危险不断,之前的李家王家贺家出手,如今恐怕陆家会自己出手,你要是真和他在一起,会被连累,难保不得将来又是一桩伤心事。 ”秦阳没有出声反驳,秋弘道这话倒是说的公道,也是事实。 自己确实麻烦缠身,危险不断,那司徒香一直没什么动作,但是却让秦阳越发的警惕,因为她的出手肯定会很凶猛。

自己的对手很厉害,而且可能会越来越厉害,更何况自己还有个身份,龙组特工,执行任务的危险性可是非常高,随时都可能牺牲,哪个女孩子和自己在一起,还真的需要承受更多的痛苦和危险。 秋弘道说完后,气呼呼的转头看着秦阳:“这些我说得没错吧?”秦阳平静点头:“对,这是事实。 ”秋弘道将眼光再度落在文雨妍身上:“你看,他自己都承认了,小妍,这话我可不是针对谁,就是事实。

”文雨妍看了看神色平静的秦阳,心中却陡然升起两分莫名的心疼。 秦阳不过刚刚二十岁吧,绝大多数这个年纪的人正在大学里无忧无虑的享受快乐时光,可是秦阳却已经要要承担如此多原本不属于他的重任,甚至为此需要他搭上自己的性命。

一个人孤身到了异地,迎接他的不是友好,而是一个个如狼似虎的敌人。

从母亲和秦阳的口里,文雨妍大致已经知道当年莫羽的事迹,他又招谁惹谁了,最后却被迫黯然归隐,如今秦阳再临中海,不单接下了莫羽的传承,却也接下了莫羽的恩怨情仇……“大舅,我的未来,我会慎重选择的。

”文雨妍冲着苦口婆心的秋弘道笑笑,轻声而坚决的说道。

秋弘道听文雨妍这话并不是答应自己的要求,气呼呼的说道:“小妍,你妈当年和莫羽的事情,你知道吧?”文雨妍看了一眼旁边的文彦候,点了点头。

秋弘道也扫了一眼文彦候,叹了口气:“你要引以为戒啊,你并不是一个修行者,只是普通人,最好还是找个普通人过一辈子,介入修行者的圈子,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文雨妍嗯了一声,重复道:“我明白的,我会慎重考虑的。 ”秋思伸手拉住秦阳胳膊,温和的说道:“小秦,当初你师傅和秋家的冲突,延续了很多怨气,如果你希望和萧炎有所发展,这都是你必须要面对的,所以我今天才叫你过来,你不要误会。

”秦阳对秋弘道的指责针锋相对,但是对秋思却是非常恭敬。 “秋姨,我没多想,该来的总归会来,只要问心无愧,那就无所畏惧。

”秋思温柔的笑了:“你这性子,确实像极了你的师傅,宁折不弯,不过你师傅性格虽好,但是却有时候思想容易走进牛角尖,自己走不出来,你可不要重蹈覆辙,任何事情,总归都需要勇敢的去面对,勇敢的去解决,只要有足够的勇气,不管结果如何,总归都不会留下遗憾。

”秦阳知道秋思这话若有所指,当初师傅错手杀死秋弘明,心存愧疚,不想让秋思夹在中间为难,自己飘然离去,隐世几年,让秋思都根本找不到人,仔细想来,岂不就是思想走入了一个极端?或许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对于秋思来说,未尝不希望他站出来面对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中间肯定会很麻烦很多波折,但是秋思肯定会愿意陪着他一起去面对。

一个选择,便是一生。

“是,秋姨,我不会逃避的。

”秦阳微笑着看了一眼旁边的文雨妍,再度平视着秋思,平静的回答着,口气平静,充满着一种让人坚定的力量。

文彦候站起身,笑笑道:“饭菜都摆上桌了,吃饭吃饭,边喝边聊吧。 ”大家在饭厅坐下,文彦候拿起一瓶白酒,笑道:“秦阳,喝点白的,没问题吧?”秦阳笑道:“可以,不过我只能喝一杯,不敢喝多。 ”文彦候笑着一边倒酒一边道:“你才二十岁,就该有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嘛,怎么搞得跟六七十老头一样,喝养生酒啊?”秦阳坦然的回答道:“文叔,身处险境,总得让自己保持清醒,应对突发情况,所以不敢喝醉。

”文彦候皱了皱眉头:“险境?我承认因为你师傅的关系,我看你确实也有些不爽,但是我总不会对你做个啥吧,我可不想得罪老婆女儿……”秦阳笑着摇头:“文叔,你误会了,险境不是针对文家,也不是秋家,而是陆家陆天生,我和他的弟子已经打过照面了,是个中二十穴实力的家伙,谁知道她会用什么手段呢,不得不小心一点。

”秋思皱了皱眉头:“司徒香?”秦阳点头:“对,就是她,初次见面在她的办公室里就打了一架,确实凶悍,下手也很毒辣,不好对付,我必须时刻小心。 ”文雨妍诧异的问道:“司徒香?是个女的?”秦阳苦笑:“是,环宇集团,你听说过吧?”文雨妍从商三年,而且生在中海,自然听说过环宇集团:“当然,她和环宇集团有关系?”秦阳简单解释道:“她父母死于一场事故,她继承了父亲的环宇集团,算起来,她现在就是环宇集团的董事长……”。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