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月刊 > 西方诗歌

大美不言,安之若宿 · 山 STUDIO QI 建筑学院 中国传统节日的书籍

2019-07-08 18:46作者:admin

大美不言,安之若宿 · 山  STUDIO QI  建筑学院 中国传统节日的书籍

「安之若宿·山」是一家新锐精品民宿,位于腾冲和顺古镇,坐落在一条由古镇延展出来的繁杂老街上。 基地是一纵狭窄而又曲折的山坡及一片山顶上的地块,平面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倒L形。 地块两端属性截然相反,一端处于闹市,一端隐于云天,中间仅由不足几方的细窄坡道维系。 方向的转折和高差的跳跃,使场地区域间关联性变得十分薄弱,给建筑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面对沿街立面的分毫必争,我们选择一种与世无争的姿态,以退为进地去寻找建筑的空间和尺度。 入口被隐藏,立面被消解,屋顶的“存在”也被重新定义。 建筑沿着山坡顺势爬升,屋顶覆盖在山坡上,沿着视觉动线折层而上。

原本隐于房屋聚落背后的山林被打开,和近处的建筑形成一个全新的三维立面。

这是中国宋代山水画中的正观立面,犹如范宽在《溪山行旅图》中虚构的层次叠加的山水世界。 卧倒的立面成为了一个人们可以停留、谈论或者摄影的街边合院,而不再是一家民宿的简单界墙。 逼仄的小街动线瞬间被打开,社会性的主题被引入其中,重新唤醒了古镇邻里街巷的脉络。 「安之若宿·山」屋檐与地面之间微启的入口,将旅人引入室内的一个「另世界」。 在这里,屋顶、墙体、立面和地面的界线被模糊,空间是一个“场域”而非被传统梁柱切割的“房间”。

建筑内部的功能和动线逐一应对山的走势,餐厅、酒吧、表演、茶台、阅读、文创,顺地势依次排开,上下相连。

时间被纳入场域之中,活动的场景在不断的发生、互动。

我们置入了一把“天梯”去应对场地自身20米的巨大高差,从市井街巷直通云霄,总共133阶,让整个上山过程充满了“问道”的仪式感,也让上山过程变的清晰。 更重要的是,天梯也成为了串联横竖两幅场地的核心线索,增强了场地的关联性和整体性。 连接天梯的顶端是另一条穿梭于山林间的“飞廊”,把回房的动线架空于山中,光影的交错好比山间的一涧溪水,呈现出山林应有的姿态。

「安之若宿·山」的十五间客房运用维建筑手法去应对复杂的场景关系,寻找最佳视觉景观面。 进入客房,墙体多维度延展的几何趋势,和低浮在地面上的家具物件,把视野和焦点推向窗外的四时风景。

墙、床和浴缸的角度位置互相交错,引导身体的挪移和视线的转换,捕捉多维度的景致和记忆。 在这里,建筑墙体和空间界线的微妙关系被探讨和试验。 我们希望强调的是,墙并非牢不可破,有时是一面脆弱的屏障,在瞬间可以被柔软的光影打散或消失。

每间客房都运用了维“微墙体”空间手法(类似于浮雕和强透视相结合的方式),使主要侧墙微微凹折,发展出另一个不经意的空间,随着昼夜光线的变化交替,时间被引入,空间开始错位,变得不可丈量。 人的方位和视觉成为两组不同的线索,光影、记忆和故事在这里发生。

从进入「安之若宿·山」开始,时间不再是线性发生的,空间也不再是规矩方正的。

维,不是被动套用经验,而是用微弱的界线,构建新的视觉记忆,提倡关于体验和感知的可能性。

这就是我们想定义的「大美不言,安之若宿」。 建筑事务所:STUDIOQI地址:和顺古镇,腾冲市,云南省,中国类别:酒店主创建筑师:戚山山设计团队:赵雨婷、杨萍、刘念非工程:中科院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业主:安之若宿文旅建筑面积:平方米项目年份:2019摄影师:金伟琦本文来自ArchitectureDaily,如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长期接受各类作品、资讯投稿。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